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網友雜談

申鵬:為什么年輕人自稱“打工人”?

作者:申鵬 發布時間:2020-11-13 09:16:15 來源:平原公子 字體:   |    |  

  說明今天的年輕人實事求是。

  認清了世界的真相,認清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并且勇敢面對,這是一種大無畏的英雄主義氣概。這也是一種“不辯經”,你說我是打工人,我就是打工人。沒人講工人階級、勞動者,那么我們只能講打工人了。

  打工就是打工嘛,有什么好丟人的?為什么要說成“做事業”?

  在公務員崗位事業單位上班的,在國企上班的,在公立學校教書育人的,那是在為全民做貢獻,拿的是國家的工資,做的是公共的事業,是“為人民服務”、“建設社會主義”。

  對于其他大部分年輕人來說,這個事業又不是為自己干的,這個成果也不是給大部分人享用的,那是為老板賺錢,為資本服務,那就是打工嘛。既然是打工,那就坦坦蕩蕩地打工,無產階級不屑于隱瞞自己的身份。

  張華是程序員,李明是工程師,王成是送外賣的,我們都是打工人,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我們都有光明的前途。

  都說勞動者光榮,確實光榮啊,我也認可,我也希望,這四個現代化,哪個不是勞動者胼手胝足干出來的?我舉雙手雙腳支持勞動者光榮。

  但許多人不支持勞動者光榮啊,他們認為勞動者沒有價值,勞動者是可替代的工具,資本才光榮,有錢人大老板才光榮。父母教孩子:“不好好學習,就去挑大糞”;老師教育學生:“人往高處走,考不上好大學,只能起廠里打工”;老板教育員工:“不好好干,只能做一輩子屌絲”;自媒體營銷號告訴女孩子:“掙不到月薪五萬,都是low B”;知乎大V告訴你們:“沒有年入百萬,美國大house,就沒資格在社交媒體發言……”

  既然勞動最光榮,為什么挑大糞、工廠打工、工地搬磚、送快遞送外賣,就是“下等人”了呢?就要被歧視了呢?

  許多年前,沒有誰會稱自己是“打工人”。

  “無產階級”這個詞,曾經是神圣的。

  “勞動者”這個詞,同樣是神圣的。

  工人、農民、軍人,都自豪地說我是國家的主人,大家可能比現在苦,也比現在累,但大家不生氣、不喪,因為那不是為誰打工,而是在建設國家,建設社會主義,勞動最光榮。

  社會主義中國,是所有人的家,資本家不比工人更高貴,知識分子也不比農民更優越,那時候大家斗志昂揚,沒有克服不了的苦難,沒有戰勝不了的敵人,沒有完成不了的任務。

  工人們造鋼鐵化肥汽車,農民們生產糧食,知識分子搞科研,那成果,是大家的,大家可以親眼看到這個國家變得富強。為了所有勞動人民的事業,加點班,吃點苦,那是理所當然。

  但打工是另外一回事,打工說的是工作所得,不是自己的,也不是集體的,更不是國家的,而是某極少數些人的,是老板的,是企業家的。那就不是大家的事業,而是某些人的事業。

  只有舊社會的地主、資本家、劣紳、買辦,才會辱罵無產階級為:打工仔、豬仔、泥腿子、窮鬼、癟三……

  舊社會的窮人也會自嘲,我就是個泥腿子、鄉巴佬、莊稼漢、打工仔……這是另外一種“我蠻夷也”。

  如果有辦法,沒有人愿意侮辱自己。

  自從有了共產黨和紅軍之后,窮人、無產階級也不再心甘情愿做地主、資本家、劣紳的“打工人”,我們的革命先烈、人民軍隊的軍人,很多都是佃戶、長工、礦工、包身工、童養媳出身,但他們不愿意為了舊世界的反動派打工,他們用鐮刀錘子,打碎了舊世界,開辟了新世界。

  建設社會主義可以,工作可以,勞動可以,“打工”不行,打工是出賣勞動力,是對勞動者的一種輕踐和侮辱。

  所以,世界的真相就這么展開在我們面前,果然歷史是螺旋曲折向前的……在這個時代,能夠認清世界,認清自我,需要很大的勇氣,這也是“否定之否定”。

  當今,自稱“打工人”的年輕人,就像指出光屁股皇帝沒穿衣服的小孩一樣。

  這是一種自嘲,一種冷笑,這聲音聽起來還不夠大聲,不夠有精神,還軟弱,還怯懦,還零零落落,但早晚都會匯聚在一起。

  那時候我們不自嘲了,我們唱歌。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日本无码专区无码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