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網友雜談

申鵬:被嫌棄的農村人

作者:申鵬 發布時間:2020-11-12 10:32:49 來源:平原公子 字體:   |    |  

  在網絡上,農村人可不是個好聽的詞兒。

  我們經常會看到許多人嘲諷農村人“窮就是不努力”、“豬都養不好”、“地都種不好”、“生那么多孩子”。

  我們也經常看到許多人嫌棄農村人“土”、粗俗、見識短淺、保守、活在鄉土社會、太多人情世故。

  甚至,年輕的孩子們走出了農村,讀了書,上了大學,就經常在社交媒體上嫌棄自己的家鄉,嫌棄自己的父母祖輩,他們說——“媽媽總是吃剩菜”、“爸爸什么都不懂,卻總是議論國家大事”、“爺爺不講衛生,外套好幾天都不換,身上一股味道”、“叔伯姨娘太討厭,總要問東問西”......

  其實他們說的都對,我年輕不懂事的時候,也嫌棄過,也覺得自己一生努力,就是為了擺脫自己的家鄉.....但到了30歲之后,把生活經歷和所學歷史結合起來,許多事情,就改變了想法了。

  舉個例子,最近我岳母打電話給我老婆,她很開心,說自己終于找到工作了,是一個在快遞點收發整理快遞的工作,一個月4000塊,包吃住,一個月還能休息兩天......她高興得不得了,覺得這樣的待遇太好了。

  她是一個50多歲、身材瘦小的湖北農村女人,一人種著七八畝地,平時干著極重的農活,身體也不太好.....但是,只要能工作,能賺錢,她就非常高興,一個月4000塊錢,年輕人覺得很少,但在她看來,這是巨款了,因為種一年的地,收入不過兩三萬。至于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在她看來,那都不是事兒。

  我們城里“打工人”吐槽的996、007,在所有農民看來,其實都不是事兒......我堅決反對違反勞動法,堅決反對996、007,但是大家有所不知,對于大部分沒有收入的農民而言,他們是求打工而不可得,求996而不可得......

  種地不是李子柒視頻中表現得那么美好,春耕秋收,除蟲除草,中國農村不是美國那種地廣人稀的地方,我們人均耕地少,山地多,很難完全使用大機械,只能靠勤勞、靠精耕細作來種地......而種地,是賺不了錢的,糧食的收購價格很低,一家老小要吃飯,孩子要上學、買房,所以他們想要有更多收入,就得出去打工。

  你看大城市的工地上,那些白發蒼蒼的“工人”,哪一個不是“農村人”?

  直到2020年,城市和農民,依然活在兩個世界。

  有人說,網絡上農村人總覺得“城里人欠了他們的”。

  講誰欠誰的,有點傷感情。

  但我愿所有中國人,都別忘了農村,別忘了農民。

  都知道工人階級是先鋒隊,但諸位知道工農紅軍的主力是農民嗎?中國革命唯一的勝利之路,就是從農村開始的,數百萬農民先后加入了革命隊伍……江西、湖南、湖北、四川、安徽、江蘇、福建、陜北……從井岡山到瑞金,從瑞金到延安,多少農民子弟參軍、入黨、戰斗、犧牲……多少農民家庭散盡家產,舉家參加革命?多少根據地農民在紅軍走后遭遇反動派的滅絕性大屠殺?多少農民在大決戰的時候舉家動員,把米面糧油送上戰場……可以說,中國農民為了今天這個新世界流盡了血。

  新中國成立后,我們國家的發展戰略,是率先完成工業化,那么又要有大量的農產品低價供應城市,幫助工業的發展。改革開放后,大量的農民進城,成為了“農民工”,為城市的現代化流汗出力,請大家想一想,城市居民今天住的高樓大廈、高端住宅,走的寬闊馬路,坐的地鐵輕軌……有幾樣是城市居民自己親手建造的?城市居民吃的糧食、蔬菜,又有幾樣是自己親手種的?

  當然,有人說,我出錢了!但是你們不知道,這價值并不對等,幾代人吃了幾十年的低價糧食,在取消農業稅之前,農民是要“交公糧”的,小時候,我就曾經跟在父母后面,看著他們用獨輪小車把糧食推到糧管所去。

  就算今天你花100塊買的大米,也是人家辛辛苦苦大半年面朝黃土背朝天精耕細作種出來的。中國的糧食價格,是經過國家的宏觀調控的。如果中國農民不種地,你得花幾倍的價錢去買國外的糧食,有時候,人家還可以不賣。

  我是80后,因為父親的工作去過城里,后來又回了農村,你們根本無法想象九十年代農村和城市的差異,那時候的農村,道路都是泥濘不堪的,下雨后兩腳泥,沒有自來水,沒有正經廁所,甚至連電都沒有普及,我小時候,是經常點煤油燈寫作業的,早起去學校上早讀課,每個人都會備一小截蠟燭……在搖曳的燈火中讀書,讀到東方漸白。

  那時候,我們一年也吃不上幾回肉,過年腌制的臘肉,曬干的饅頭,能夠一直吃到夏天,吃到臘肉變得像“干尸”一樣難以入嘴,吃到饅頭發霉長毛……

  城里搞建設,使用大量的“農民工”,農民工好歹是拿工資的,各位知道很長一段時間里,農村里搞建設、興修水利、修道路橋梁,是誰來當勞動力的嗎?同樣是農民自己——每年農閑的時候,就會把農村青壯年組織起來,興修河道水利,建造公路,農民不拿一分錢工資,還要自帶干糧被褥。

  今天我們看到的“美麗鄉村”,都是一代一代的農村人自己用鐵鍬、鐵鎬干出來的,一籮筐一籮筐土背出來的。

  今天,我也是所謂的“城里人”,我不怪城里人過得比我們父輩好,那是時代的原因,“大仁政”和“小仁政”的辯論猶在耳側,父輩們也從未抱怨過自己的犧牲,在他們看來,那都是建設社會主義。他們未必懂得“優先發展工業、工業反哺農業”這樣的道理,他們只是覺得,為了國家好,吃點苦應該的……更何況,他們的真的很容易滿足,他們很少抱怨,當2010年之后,鄉村發展起來了,農業機械化了,他們打工賺到錢了,村里修馬路修公路,家家蓋小洋樓了,家電下鄉,有寬帶能上網,甚至能夠在農村網購.....他們由衷地為國家和社會的進步感到高興。

  但我覺得,咱們不能因為現在大家都吃飽了,就忘了這一切是怎么來的。

  我很少看到“農村人覺得城里人欠了他們的”,我倒是經常看到城里人諷刺“農村人窮、懶、不文明……”農村人因為時代、環境的問題,往往簡單、粗魯、淳樸、直接,他們學不會現代文明的某些“體面”,但是他們真的是這個國家真正的基本盤、避風港和壓艙石。

  革命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加入紅軍;工業化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犧牲奉獻;改革開放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進城打工;城市化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掏空錢包為子女農二代進城買房………

  他們承擔了一切的苦難、壓力和風險,結果許多城里人嫌棄他們、污名化他們,幾十年前的“傷痕文學”,從來都是說知青多么苦多么慘,卻從來不提農民多么苦多么慘?更沒有人敢講清楚他們為什么要下鄉?農民為了他們付出了什么?

  農村一段時間,就成了某些人口中野蠻、落后、要被“消滅”的存在,甚至連子女做了城里人之后,還會在知乎發帖嫌棄他們。

  很多人喜歡嘲諷農村、農民的“陋習”。

  其實那是“陋習”嗎?那是艱難時代形成的“習慣”!你爺爺幾天不換衣服,不是因為他不講衛生,不愛干凈,是因為他是從那個生活物資極端匱乏,沒有自來水、沒有熱水器、沒有空調暖氣的時代來的。你每天浪費掉的水,夠他用一個星期。如果他經歷過災荒、戰爭,見過什么是“朝不保夕”,別說幾天不洗澡,幾天不吃飯他也是能忍受,他們做夢都會夢見那個一無所有、艱難求生的時代。

  如今確實有條件了,生產力發達了,物資豐富了,但他是那個時代過來的“公元人”,他們不習慣。

  他們依舊對“匱乏”十分警惕,他們更傾向于“最低保障”的生活水平。你可以不理解,因為確實沒必要,但你說這是陋習就過分了,如果發生大規模的災難,他的生存能力,是勝過你的。

  爺爺、奶奶、父母、叔伯飆幾句臟話,說話愛隔應人,愛懟人,舉止粗魯,同樣因為他們是“羅輯”、“章北海”、“大史”那樣的“公元人”,見過“黑暗森林”,見過“亡我之心不死”,所以他們對周圍的環境充滿警惕,缺乏安全感,喜歡用惡意揣度他人和外部世界,但這不是他們的錯。他們也在嘗試著融入現代社會,嘗試像你一樣做個體面人,但總得慢慢來是不是?一輩子積累的習慣和本能反應,不是一夜之間可以改變的。

  你們能夠容忍網絡上互相攻擊、陰陽怪氣、嘲諷、優越感,卻容忍不了父母說句粗話?你們能夠容忍年輕的祖安小伙、祖安少女滿嘴“NMSL”,“你沒有馬了”,卻不能容忍一些老大爺老大媽說一句“龜兒子”、“先人板板”、“個斑馬”、“苕”?

  你們能容忍知乎大V們天天裝逼,開口就是年薪百萬,人在紐約,剛下飛機,卻不能容忍農村里的父母叔伯們好為人師,指點你一些“人生經驗”?

  你們能容忍公知大師們滿嘴開火車,天天罵國家罵政府,一口一個體制的問題、丑陋的中國人、我們要反思!卻不能容忍大爺大媽叔叔伯伯們討論討論供給側改革美元霸權人民幣國際化中美貿易戰制度自信資本主義帝國主義特朗普是個傻X?

  你能過感恩節、萬圣節、愚人節、圣誕節,每個節日都過成買買買的購物節,每個節日都過成給女神送錢送物的舔狗節,就是看不得父母過春節拜年,清明節祭祖,中元節燒紙,元宵節吃芝麻湯圓……

  說到底,某些人不是追求現代化、文明,他們就是慕強、精資、輕賤底層、拜高踩低、嫌棄自己的出身,嫌棄自己的家鄉。精致利己矯情自戀虛偽的小布爾喬亞眼里,他人即是地獄,哪里不是“陋習”?

  好的是,農村人大多心胸豁達,也不太上網,甚至還更愛國愛黨。

  我本身就是農村出身,在農村長到了18歲,今年疫情期間,我又在妻子老家的湖北農村被困了兩個多月。我對農村和農民的了解,比一般人要多。我發現,許多農二代不愿意回農村,是因為不喜歡農村的“集體生活”,不喜歡被父輩“侵犯自由”。其實我也有這個毛病,覺得農村社群社會繁文縟節太多,村民們多管閑事,父母們絮絮叨叨。

  有意思的是,我在這次疫情期間,發現了農村的許多“優越性”,比如說當年農業集體社會留下來“互幫互助”傳統,鄉村是個完整的“生產大隊”,一個村里,什么產業都能找到,大家雖然都種地,其實個個“身懷絕技”,有的人會修車,有的人會磨面粉,有的人會榨油,有的人會捕撈……你想要什么,幾乎都能滿足,而且成本極低。村民們也樂意幫助鄰居和同村的人,有什么急事和危難,所有人都會盡自己的能力幫忙。

  疫情爆發后,村里的村干部、志愿者幾乎就在各個路口駐扎下來,一頂帳篷守兩個多月,風雪交加的也沒有退縮;村里的小超市、小賣部,也承擔起了給村民送菜的工作,不需要動員,也沒有討價還價。

  我和我妻子都比較宅,在農村里也是天天縮在家里玩手機看電視,本來應該是不受歡迎的那種,鄰居家私下也會討論我倆的壞毛病,當笑話講;到那時他們同樣會在做饅頭、捕魚、摘蔬菜的時候,把好吃的給我們送過來;我們隔離結束要回城,他們也想方設法幫我們聯系基層黨組織;這種淳樸無私的民風,你在城市的高端小區是找不到的。這不是他們圖什么,這是他們的本能,是當年集體主義的遺澤。

  我是覺得,我們的農村雖然貧瘠,雖然村民們知識不多,但他們真的是組織度、紀律性極好,而且通情達理,能夠理解人,所以說,我們黨和國家在農村的群眾基礎真的極好,比我們想象中要好得多。

  農村是個親族社會、熟人社會,一個村其實就是一家人,大家聽到黨的聲音,見到公務員下鄉,大家心里就踏實了,網絡上流言四起,都影響不到鄉村,他們是樸素的堅定的愛國者。

  我們回顧一下歷史,就會發現,我們的農村、農民,為這個國家奉獻了太多。我們都知道無產階級是先鋒隊,工人階級“進步”,是領導階級,農民階級有“思想局限性”……但是有誰知道,在革命初期,我們的紅軍主力,就是農民,當年革命根據地,無數農民毀家紓難支持革命,捐出財產糧食,讓自己孩子參加紅軍,他們經歷了戰爭、屠殺,死亡數百萬人......有誰知道,在建設新中國的過程中,在實現工業化的過程中,中國農民又付出了多少?他們可從無怨言啊,一直愛著這個國家,一直對未來充滿希望啊。

  所以,嫌棄農村和農民,是不是有點沒良心?

  他們明明有很好的集體主義基礎,有良好的組織動員能力,有極強的個人生產能力,互幫互助的傳統……他們勤勞努力、任勞任怨、只需給一點點機會,他們可以做得不比任何人差,過得不比任何人差!

  2020年初的疫情期間,我就在農村里,住著農民的,吃著農民的,看著他們熱情、樂觀、互助,太太平平又精打細算度過了那段艱難而又平凡的歲月。

  然后繼續辛辛苦苦種地、養殖,背起行囊再次坐上火車汽車,去城里打工,蓋房子、做衣服、送快遞、送外賣……去建設美麗的新城市和現代文明。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日本无码专区无码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