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歷史經典

王忠新:莫忘新中國的空軍從密山起飛

作者:遼寧王忠新 發布時間:2020-11-11 09:15:35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莫忘新中國的空軍從密山起飛—莫忘“雙十一”是人民空軍節題記:幾乎很少有人不知道,“雙十一”,是中國的購物節,也是流傳于年輕人的光棍節,可又有多少人知道,密山是人民空軍的“搖籃”和“圣地”,知道“雙十一”是中國空軍成立紀念日,也被稱為中國空軍節?

  在這個世界上,能被稱為“圣地”該多么崇高;在這個世界上,被稱為“圣地”的能有多少?在中國能被稱為“紅色圣地”的又有幾個?而密山市則被空軍上將、中央軍委委員喬清晨題詞稱為“密山是人民空軍的圣地”,密山市還被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彭真題詞為“中國人民航空事業的搖籃”。新中國的空軍就從密山展翅翱翔,新中國的航空事業就從密山一飛沖天!

  一、“不忘初心”當不忘新中國空軍從密山起飛

  當70周年國慶大閱兵,那由陸、海、空三軍航空兵,以12梯隊組成的受閱機群,霸氣地展示了一支陣容磅礴、新機最多、全部國產、凸顯協同、將校垂范、現代一流、戰力強大、聽黨指揮,令世人仰慕的人民空軍橫空出世,也展示了中國空軍捍衛祖國的堅強意志。但此時此刻“不忘初心”,當不忘新中國空軍如何從密山起飛。

  1.毛主席高度重視建設一支強大的空軍。1941年,黨中央就開始挑選組建老航校人員,除了選擇學過航空知識的機務人員,還在各部隊挑選飛行員,“3年黨齡、3年軍齡、高小以上文化,那時候選飛行員必須符合這三個條件,一個旅只挑選3人。

  經14年浴血抗戰,1945年8月15日,日本無條件投降啦!盡管當時中共中央面臨的問題千頭萬緒,可黨中央、毛主席根據日軍在東北一些航空訓練機場、裝備、設施、人員等,投降前來不及撤走或破壞,高瞻遠矚的英明決策,迅即在東北籌建一所航空學校,為將來建設人民空軍打基礎。

  就在日本宣布投降才15天,8月30日,黨中央抽調常乾坤、王弼及延安航空研究小組和原工程學校的部分學員(劉玉堤就是學員),這由老紅軍組成的30余人,已徒步從延安出發,沖破敵人重重封鎖,趕往東北建設第一所航校。1945年9月18日,東北民主聯軍總部成立當天,即成立了航空委員會,東總副參謀長伍修權任主任委員負責籌建航校。

  毛主席對航校建設十分重視,黨中央移駐西柏坡后,毛主席在指揮三大戰役,籌建新中國的日理萬機中,還于1949年3月8日,專門聽取了常乾坤、王弼等向中央領導專題匯報航校工作,毛主席高興地說:“很好,過去在延安辦不到的事,今天辦到了。你們為今后正式建立空軍做了準備工作,培養了一些種子。”同月,中央軍委成立航空局,毛主席簽署命令,任命常乾坤為局長、王弼為政治委員。

  2.密山成“人民空軍的搖籃”。剛剛成立的東總航空委員會確定3項任務:一是組織人員赴南滿各地搜集飛機器材;二是確定辦校任務、招生、訓練的大政方針;三是把國民黨投誠起義的空軍駕駛員、投降的日軍空軍技術人員組織到一起,用最短時間培養出我黨我軍的飛行員和飛機機械修理人員。

  經緊張籌備,1946年3月1日,我軍歷史上第一所航空學校——東北民主聯軍航空學校,在吉林省通化光榮誕生,著名飛行專家常乾坤任校長,飛行機械專家王弼任政治委員。

  可蔣介石為獨占東北,多次派飛機輪番轟炸航校機場,只十幾架能飛的飛機,被炸壞六、七架。1946年4月,剛誕生一個月的航校轉移到牡丹江畔海浪機場,后為躲避敵機轟炸,航校于1946年11月搬遷到東安(今密山),至1949年1950年1月。航校在密山穩定地度過三年多,不僅培養出新中國的第一批飛行員,新中國的空軍也從這里起飛!

  3.密山人民哺育了航校。密山,因有蜂蜜山得名,民國二年(1913年)密山府改為密山縣(現密山市是隸屬于黑龍江省雞西市的縣級市),密山南與蘇聯(現俄羅斯)興凱湖相望,因地理位置與蘇聯一湖相連,當年,這里是東北民主聯軍最為可靠的大后方,東北解放區把很多關乎重要戰略發展的項目放到密山建設,一個小小的密山,一時被來自五湖四海的鄉音奏響。密山市被譽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四大搖籃”,既,發射藥制造業、電器修造業、裝甲兵和人民空軍的搖籃。建國以后,密山也是“北大荒精神”的發源地!

  東北航校遷址密山后,航校辦學條件極其艱苦,中共合江省委書記張聞天指示中共東安地委,要向航空學校撥付經費,逐步改善航校的辦學條件。中共東安地委還多次召開各縣市主要領導會議,商量駐軍的供給問題。特別對航校在內的各軍事單位的糧草、住房、取暖煤等做出安排,決定保障供給,全力支持。

  保障數十個軍事、軍工單位的供給,密山人民傾其所有,堪稱獻上最后一尺布,送上最后一袋糧,送去最后的兒郎。

  為解決航校的困難,中共東安地委書記吳亮平多次主持對蘇邊境貿易談判,中蘇雙方商定利用檔壁鎮口岸進行邊境貿易,用東安生產的大豆、豆油、白酒、豬肉等土特產,換回一些航校急需的航空汽油、棉布、棉花、汽車、食鹽等,解決了航校飛行訓練中的部分困難。吳亮平還多次帶人到航校看望航校的領導、師生,并在密山縣城調劑優質糧食送給航校。

  當地老百姓積極響應號召,紛紛把日寇投降后“撿洋落”得到的航空器材,均毫無保留地奉獻出來,很多群眾在自身溫飽尚未解決的情況下,積極為老航校運送糧食、蔬菜、煤炭、燒柴等,以保證空地勤人員生活之需。還用人推火車,馬車拉運飛機,來幫助轉運飛行器材,絕對是航空史上一大奇觀!

       創建東北根據地時期,密山人民節衣縮食支援人民空軍發展,與空軍結下了魚水深情,現在的密山老航校博物館,也是全國空軍贈送飛機最多的地方。

  4.莫忘開國大典的飛機受閱。犧牲了2000多萬先烈,其中有名有姓的共產黨員就近400萬,這鮮血染紅的江山,終于迎來了1949年10月1日開國大典。

  當時,新中國的空軍還沒正式建立,所有參加空中受閱的23名飛行員全部來自航校,他們駕機以17架飛機編成整齊的隊形,依次由東向西分層次進入受閱航線,當威武雄壯地飛過天安門廣場上空時,飛機的轟鳴聲和廣場群眾的歡呼聲,頓時匯成沸騰的海洋。飛在編隊前面的9架戰斗機掠過天安門后,根據周總理的指示,按空軍閱兵總指揮常乾坤的指令:戰斗機再飛一遍。于是,觀禮的人們看到的是一支由26架飛機組成的編隊。

  老航校飛行員組成的受閱飛機編隊,受到毛主席、朱總司令、周總理等黨和國家領導的高度贊揚,毛主席特別仰頭揮帽致意。

  5.11月11日成為空軍成立紀念日。1949年10月25日,中央軍委正式任命劉亞樓為空軍司令員,任命4野13兵團政治委員肖華為空軍政治委員兼政治部主任,任命王秉璋為空軍司令部參謀長(后又任命常乾坤為副司令員,王弼為副政治委員)。1949年11月11日,中央軍委致電各軍區、各野戰軍:在第四野戰軍14兵團機關的基礎上,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司令部現已宣布成立,原軍委航空局著即取消,其人員及業務移交空軍司令部。這標志作為陸海空三軍的一大軍種的人民空軍正式成立,11月11日就成為人民空軍成立紀念日,也是中國空軍節。

  6.眾多空軍英雄從密山起飛。東安航校在短短時間,培養出一批航空作戰精英。1951年1月21日,空4師10團28大隊大隊長李漢率6架米格—15殲擊機,迎戰美軍20架F—84戰斗轟炸機,李漢擊傷美機1架,奏響長空第一戰凱歌。8天后,李漢空戰中擊落、擊傷敵F—84戰斗轟炸機各1架,首創人民空軍空戰史上擊落敵機的戰例。

  1951年9月25日,空4師第十二團副團長李文模率領16架米格—15殲擊機迎戰美軍29架F—86“佩刀”戰斗機,4號機劉涌新首創中國空軍擊落美國最先進的F—86“佩刀”戰斗機的戰績。

  11月30日,空8師24團9架杜—2轟炸機與空2師4團16架拉—11殲擊機編成聯合機群對大和島實施轟炸,途與30多架美國F—86噴氣式戰斗機遭遇,轟炸機通訊長劉紹基用機槍擊落敵機1架,開創世界空戰史活塞螺旋槳式轟炸機擊落噴氣式戰斗機的先例!擔任護航的副大隊長王天保、大隊長徐懷堂,各擊落1架F—86噴氣式戰斗機,創造世界空戰史上活塞螺旋槳式殲擊機擊落噴氣式戰機的奇跡!

  1952年2月10日,飛行才100多小時的空4師12團3大隊大隊長張積慧一舉擊落飛行3000多小時、在“二戰”中參戰266次的美國“王牌飛行員”戴維斯。美國遠東空軍司令威蘭中將:“這是一個悲慘的失敗,是對遠東空軍一個沉重打擊。”

  年輕的中國空軍航空兵在朝鮮戰爭中邊打邊建,邊打邊練,在戰斗中鍛煉成長,先后有10個殲擊機師21個團,2個轟炸機師3個大隊入朝參戰,戰斗起飛2457批26491架次,擊落敵機330架,擊傷95架。威蘭中將回憶:“中國空軍對我們來說,一直是一個迷,他們好像一個晚上便學會了一切,很多事情不可思議!”時任美國空軍參謀長的范登堡將軍對報界談話驚嘆:“共產黨中國幾乎一夜之間就變成了世界上主要空軍強國之一。”

  抗美援朝戰爭涌現出的著名戰斗英雄劉玉堤、王海、張積慧、鄒炎、王天保、華龍毅、高月明、陳亮、魯珉、李漢、趙寶桐等,都是從東安航校展翅藍天。

  7.老航校從密山“一分為七”。東北老航校從1946年3月到1949年9月的3年半里,共培養出各種航空人才560名。其中,飛行員126名,機務人員322名,領航員24名,場站、氣象、通信、儀表、參謀人員88名。

  1949年12月1日至1950年1月初,中央軍委決定新建7所航校,老航校的人員成了這7所航校的骨干,至此,東北老航校完成了歷史使命。老航校培訓出的各類人才,在人民空軍和我國航空事業散文創建發展歷程,大都成為領導和技術骨干,有的成為我軍高級將領、高級科技人員、著名戰斗英雄。就從這里,走出了新中國第一任空軍副司令員常乾坤中將,走出了空軍司令員上將王海,走出了王弼、薛少卿、張積慧、鄒炎、林虎、劉玉堤、侯書軍、林基貴、徐等坤、孫景畢、王天保、李文模等空軍副司令員、大軍區副司令員兼軍區空軍司令員、海軍航空兵司令員等一大批高級將領。

  老航校不負毛主席厚望,為中國空軍的不斷發展壯大孕育了第一批精良的種子,在人民空軍的歷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是名符其實的中國人民空軍和人民航空事業的搖籃。

  當舉國人民觀看國慶70周年的空中受閱,那由陸、海、空三軍航空兵,以12梯隊組成的受閱機群,霸氣地展示了令世人仰慕的強大人民空軍,我們為人民空軍的強大而歡呼時,莫忘初心,當莫忘密山,這塊人杰地靈的熱土!莫忘初心,當莫忘密山人民,曾對新中國空軍的哺育!莫忘開國大典的受閱飛行。

  (文中配圖,忠新拍攝。)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日本无码专区无码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