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青春時代

周小平:深陷花唄消費貸的中國年輕人 花光未來,翻身無望

作者:今日平說 發布時間:2020-11-11 16:31:33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導讀:筆者認為小螞實際控制人,也應該坐下來冷靜冷靜,好好想想:作為一個中國企業家,究竟是社會責任優先,還是只考慮如何攝取利潤?

  螞蟻上市終于被叫停了,我一直提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了,然后開始有時間安靜地坐下來平復一下情緒,認真寫一篇關于這家公司部分業務的批評文章。我們作為時評人,首先要做的就是關注公眾的社會權益。因此,我們很有必要讓公眾認識到螞蟻如果真的變成螞蟥,將會有多可怕。

  上半年疫情結束還沒幾個月的時候,我在上海一個很久沒有聯系的朋友突然打電話給我,向我訴說他公司的一名女生悄然挪用了幾十萬的貨款,被發現的時候已經還不上了,最后他只能報警。這個年僅二十四歲的女生因為職務侵占犯罪,將面臨數年的牢獄之災。

  令我感到驚訝的是,朋友公司做電子商務有直播帶貨也有微商直購,帶貨主播們收入都不算低,算上提成什么的每個月至少會有2、3萬元的收入。這些錢雖然不夠在魔都買房落戶,但作為剛剛踏入社會積累經驗和原始財富的年輕人來說,已經不算少了。稍微節省一點,合租一個臥室,不亂買化妝品和消費品的話,一個月存個1、2萬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一年小20來萬,干個五六年怎么手里也有個100多萬的原始積累和工作經驗,然后人生便會有更多選擇。不管是堅守魔都打工升職還是自主創業,亦或者是回家買房置業,都有了基礎。

  這不算少的收入支撐之下,為什么短短一年多的時間里她就挪用了好幾十萬公司貨款還完全還不上呢?事實上,據周圍同事說這個小姑娘平時生活并不算太奢侈,只是偶爾喜歡上網買買東西而已。后來清查資金去向的時候才發現,她的開銷主要用于網上購買一些所謂的“輕奢”產品。幾百近千的口紅一買就好幾個色號,幾千上萬的背包追著新款,和朋友周末去享受一次高檔美甲服務就得一千多,看演唱會什么的門票都是買前排的,一張票就得兩三千,其他還有各種潮牌板鞋都是七八千一雙。這樣七七八八算下來,工資顯然是不夠用的。

  由于家里并不算富裕,父母一輩子也就積累了那么點錢,早已全部用于培養她上大學和老家買房安家,根本不可能支撐她這種超前的消費。與她同時出來打工的同齡人也沒有這么多錢借給她,最終她只能貸款消費。

  按理說沒有資產抵押的情況下,誰也不會把錢借出去,眾所周知借錢容易還錢難,通常情況下朋友之間的個人借款是很難收回借款的,但有一種借錢卻很容易收回來,那就是專業的放貸公司,尤其是掌握了用戶大數據的超級放貸公司,比如花唄。花唄這類公司通常可以掌握用戶的消費能力和收入水平,通過其集團網絡消費流水情況,可以輕松獲取這些個人信息。然后系統就會針對性地向這些用戶提供足以刺激用戶提前超額消費的信息,當用戶沉溺在消費購物欲望當中難以自拔的時候,系統就會自動無抵押貸款給用戶,讓他們繼續消費。

  一開始或許是兩千三千,可一旦嘗到了滿足消費物欲甜頭的年輕人,很容易就繼續不斷舉債購物。然后就是七八千,一兩萬,三四萬。隨著消費行為的瘋狂,貸款額度還會自動上升,只要你按時還款,系統就會鼓勵你借更多的錢。如果一次性還不上,系統還會貼心地為你提供分期還款服務,你借幾萬可以分12期、分24期,看起來一個月只需要還一點點錢。這種分期還款措施進一步麻痹借款者的判斷,使之誤以為還款很輕松,然后繼續瘋狂借貸消費。加上各種手續費、分期服務費以及變相利滾利的層層加碼,最終借貸者會陷入整月收入全部拿來償還債務才勉強夠,甚至還不夠還的境地。

  被逼上絕路的貸款用戶,最終只能選擇犯罪。男盜女娼都是輕的,甚至殺人放火,黃賭毒通沾!還記得當年網絡P2P小額貸款公司瘋狂的那幾年嗎?滴滴專車出了多少惡性事故?在明知道到處都是攝像頭,在明知道自己的駕駛行為統統記錄在案的情況下,一些司機依然選擇了實施惡劣的搶劫和奸殺犯罪。為什么?筆者當時調查了一下(有興趣的用戶可以翻看我以前的文章。)這些明知罪行會敗露的惡徒之所以依然會選擇犯罪,主要是因為走投無路,他們當中絕大多數都是因為在網絡上借貸了太多的高利貸無法償還,一方面現實生活中微薄的積蓄早已花光,同時還欠下了自己怎么還也還不起的貸款,在對生活和未來徹底絕望的情況下,他們才抱著:“臨死前爽一把”的念頭,實施搶劫奸殺犯罪。

  這些年輕人如果沒有背負高利貸,如果他們的生活是正常的,小有積蓄,每天都在勞動和奮斗中希冀未來的話,他們絕對不會放棄有希望的生活和安穩的小日子去追求“爽一把就死”的惡念。但是,當網絡貸款已經把他們的所有未來希望全部斬滅之后,他們就只能極速墮向黑暗了。本來年輕人就涉世未深,不太懂責任和擔當。這種時候推他們一把,或拉他們一把的結果是完全不一樣的。而花唄的出現,恰恰就是在關鍵時刻推了這些年輕人一把。年輕時的一個踉蹌,落在整個人生里就是一個大坑。

  最后的財物清點很悲哀,幾十萬的巨款在不知不覺中花出去了,但最終她得到的只有一些用了一小半的口紅,幾個舊包包,一堆舊鞋子,一些舊衣服而已。我們了解制造業的人都很清楚,這些東西的實際價值很低,口紅什么的也就幾十塊成本,衣服包包鞋子啥的最多幾百塊而已。什么潮牌啥的,那都是扯淡。如果你錢多,無所謂。選擇大品牌到也行,反正消費得起嘛。問題是,這種舉債消費圖什么呢?既沒有獲得真正有價值的商品,也沒有獲得任何安全感和踏實感,并且還讓自己變成了一個永遠的負資產者,永世不得超生。每天都在債務危機當中惶惶不可終日,這種生活不可悲嗎?這恐怕比身無分文的流浪漢還要可悲。

  網絡無抵押消費輕松貸最惡劣的地方就在于這樣,它讓本該充滿奮斗和積累的年輕人變得物欲和空虛,它不僅拿走了年輕人微薄的積蓄,而且還徹底埋葬了他們的未來。有一次去戒毒所參觀的時候,一個基層警察告訴我,最近兩年的失足婦女越來越呈現出低齡化的趨勢,毒品和詐騙搶劫犯罪同樣如此。而這些失足和犯罪者當中,因背負網絡貸款而無法償還的比例非常高,并且還越來越高。花唄如果失去監管,不僅會掏空年輕人的口袋和未來,更會掏空整個中國社會的未來。

  那個出了事的小姑娘最后哭著說,她連自己什么時候開通的花唄都不知道,好像是有一次參加什么優惠活動,一沒注意就變成了同意自動開通花唄,并且在淘寶購物的時候系統還經常自動默認花唄支付,就這樣她一步步被系統精心誘導進了舉債消費的甜蜜陷阱。筆者也有類似的經歷,不知道什么時候就開通什么花唄、白條、誠e賒啥的,作為網絡工作者我已經很小心了,但還是中招兩次。更奇葩的是,明明我好不容易在復雜的系統隱蔽角落終于找到如何注銷花唄、白條、誠e賒之后不久,又TM莫名其妙地給開通了。這簡直就是網絡犯罪行為啊!

  甜蜜陷阱如此之多,一不小心就會中招。如果不加以監管和遏制,未來這種徹底掏空年輕人未來的APP將會有多少?將會影響和掏空多少人呢?你能想象嗎?

  你能想象未來中國不是由一群奮斗的年輕人組成,而是由一群只會消費購物互相攀比然后舉債度日的惶恐年輕人組成是一種多么可怕的末世光景嗎?——到了那時候,恐怕就不是中國網友嘲笑美國治安不好,而是全世界網友嘲諷中國治安不好了。什么半夜擼串,什么安全城市,什么和諧小區統統不見。一個到處都是走投無路的負債者和負資產破產者的社會,怎能和諧?一個年輕人都負債而不奮斗的民族,又怎能有美好的未來。

  如果說當年鴉片毒害了中國人的身體,那么今天失控的網絡借貸就將掏空中國人的精神。相比起來,后者的危害程度將會比前者嚴重得多。但資本家就是這樣,資本家從來只管眼前利潤,哪管自己死后洪水滔天。在小螞利潤瘋狂增長,在小螞上市即將突破萬億的關口,我們當然應該對此感到警惕和憤怒。人民群眾必須是清醒的才能有效保護我們自己的社會運轉安全,照顧好我們的孩子們。

  我們應該從小教育孩子,不要沾染黃賭毒貸。要把無抵押網絡消費貸當成毒品一樣來防范和教育孩子。如果他們年紀輕輕就沾上消費貸這種東西,那估計一輩子就毀了。

  在小螞實際控制人炮轟巴塞爾協議,想要徹底廢除國家監管制度,為所欲為大肆利用網絡技術和大數據向全民覆蓋“高利貸”的這段時間里,其集團利用手中控制的超級網絡傳媒壟斷機構,不斷為自己的演講造勢,將自己的行為包裝成“金融創新”來哄騙民眾,居然在一些平臺上獲得了數百萬的點贊和轉發。而一些揭露和批評小螞的文章或視頻則在抖微等平臺上根本發不出去,或一發就被秒刪封號。但幸虧,大多數人民群眾依然是清醒的,幸好中國還有幸存著一些不被小螞控制的媒體平臺。對于小螞實際控制人的言行,無數網友自發地進行了普遍的抵制和批判。

  人民群眾的力量是偉大的,中國人民已經清醒和組織起來了,中國人民是不好騙的,騙急了是不好辦的。小螞上市被緊急叫停,是民心所向,也是大勢所趨。筆者認為小螞實際控制人,也應該坐下來冷靜冷靜,好好想想:作為一個中國企業家,究竟是社會責任優先,還是只考慮如何攝取利潤?

  這個問題,一定要想好了再回答。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日本无码专区无码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