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媒體觀點

解放軍報:畏,人民軍隊敢打必勝的密碼

作者:井延坡 發布時間:2020-11-12 09:43:30 來源:解放軍報 字體:   |    |  

  70年前在人稱“太平洋踏腳石”的威克島上,麥克阿瑟信心十足地對時任美國總統杜魯門說:“他們沒有空軍,我們的空軍在朝鮮有基地,如果中國人試圖南下到平壤,那對他們來說將是一場大規模屠殺。”

  麥克阿瑟話猶在耳。然而,從兩水洞到云山城,經過激戰,“聯合國軍”反被沒有空軍支援的中國人民志愿軍“吃”掉了1.5萬!沒過多久,原以為用鴨綠江水洗過軍靴后就能回家過圣誕節的美國大兵,在第二次戰役中被打得丟盔棄甲,退到“三八線”以南。

  地面上如此,天空中美軍也未能如愿。在抗美援朝戰場上,臨時組建的志愿軍空軍是一支被稱作“娃娃空軍”的部隊,飛行員平均年齡20多歲,在戰斗機上的飛行時間平均不到100小時。直面當時世界最強的美國空軍,他們逢敵亮劍,共擊落敵機330架、擊傷95架,讓不少美軍飛行員中的“王牌”“雙料王牌”折戟沉沙。難怪時任美國空軍參謀長的范登堡驚嘆:“共產黨中國幾乎在一夜之間變成了世界主要空軍強國之一。”

  世界上沒有哪一支軍隊能夠在一夜之間突然強大,但經此一役,全世界特別是西方國家對中國和中國人的認知,發生了巨大甚至是顛覆性的改觀。美第8集團軍2師23團團長保羅·弗里曼,抗戰時期曾任美國駐華助理武官,對國民黨軍隊的作風和戰斗力印象很差。時隔幾年與志愿軍交手,弗里曼的部隊被志愿軍打垮,團部也被攻占。美國記者問弗里曼有何感受,他回答:他們不再是同一批中國人了!

  不同在哪里?

  清川江上空,志愿軍空軍飛行員孫生祿為掩護長機,果斷駕機沖向敵機群,將敵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方向。在擊落敵兩架飛機后,他駕駛著重傷20多處的戰機,與10架敵機頑強纏斗。最后時刻,戰機起火,他放棄跳傘機會,駕著熊熊燃燒的“戰鷹”沖向敵機群……

  下碣隅里外圍小高嶺,志愿軍“特級戰斗英雄”楊根思率領一個排,連續8次打退在大量飛機、炮火支援下猛烈進攻的敵人。在子彈打光的情況下,他毅然抱起炸藥包縱身撲向敵群,炸死了爬上陣地的40余個敵人,完成了切斷敵軍退路的任務。在他們的心里,“不相信有完成不了的任務,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難,不相信有戰勝不了的敵人”!

  抗美援朝,是一部中國人民志愿軍將士用青春和生命寫就的英雄史,是志愿軍將士血性、膽氣、鐵骨的集中體現。這場戰爭中,志愿軍共涌現出30多萬名英雄功臣和6000多個功臣集體,近20萬英烈埋骨他鄉。一如他們的紅軍前輩那樣,“我們不僅懂得怎樣打仗,特別懂得為什么要打仗”“我們的生命已經貢獻于革命了”。

  對待侵略者,就得用他們聽得懂的語言同他們對話,這就是以武止戈、以戰止戰,用勝利贏得和平、贏得尊重。在“鋼鐵與鋼鐵意志的較量”中,對手為志愿軍將士的不屈奮戰所折服,懂得了中國人說話是算數的。抗美援朝戰爭的勝利,有力地證明:一個覺醒了的、敢于為祖國的光榮、獨立和安全而奮起戰斗的民族是不可戰勝的!

  70年后,在一代代接續奮斗中,我們的軍隊漸漸補上了武器裝備方面的短板。鋼多了氣要更多、骨頭要更硬。習主席在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大會上強調:“無論時代如何發展,我們都要鍛造舍生忘死、向死而生的民族血性。”未來戰爭的殘酷性、毀傷性將空前增大,更需要我們凝魂聚氣,始終把黨、國家和人民賦予的崇高職責和使命牢記心間、舉過頭頂,用血性、膽氣、鐵骨不斷書寫履行光榮使命的新篇章。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日本无码专区无码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