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選

陳俊杰:拜登會對中國和平演變?

作者:陳俊杰 發布時間:2020-11-14 22:00:58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拜登上臺會對中國延續民主黨的和平演變政策,這是不是咪蒙式販賣焦慮?從杜魯門到老布什,美國對蘇聯的和平演變政策得失對中國有何啟示?

  1949年7月30日美國國務卿艾奇遜曾給當時的美國總統杜魯門寫信承認國民黨在中國的失敗,但他并沒就此放棄侵略中國的野心,既然硬的不行那就來軟的吧!“民主個人主義終將再起,中國終將推翻外來的羈絆”,這表明艾奇遜把在中國的希望放在了中國內部的個人主義者身上了。只要中國的“民主個人主義者”越來越多,美國就能不費吹灰之力將一個社會主義的國家演變成資本主義的國家。不久美國政府就發表了《中美關系白皮書》,毛主席袖感到非同尋常。他在短短的一個月時間內發表了《丟掉幻想,準備斗爭》、《別了,司徒雷登》、《為什么要討論白皮書?》、《“友誼”,還是侵略》、《唯心歷史觀的破產》等五篇文章反擊美國的和平演變戰略,提醒中國的知識分子不要過分地相信美國,更不要跑到他們那邊去,而應放棄對美國的幻想準備斗爭。1953年美國國務卿杜勒斯揚言社會主義是一種致命的危險,社會主義國家“被奴役的人們”應被美國幫助,然后才能成就“自由的人民”,有必要“用和平的方法使中國獲得自由”。1956年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報告中全盤否定斯大林,社會主義陣營輿論嘩然聲,以資本主義陣營則對此大喜過望。美國認為赫魯曉夫的這個舉動足以推廣他們的“普世價值觀”并以此摧毀社會主義世界觀。杜勒斯曾揚言:“在蘇聯內部有較大的自由主義的力量,如果這種力量能在蘇聯內部繼續發展且聲勢很大,在十年或一代人期間里我們就能達到既定的偉大目標。”這里的“政策”顯然就是和平演變。1957年他再次強調:社會主義國家“將發生一種演進性的變化”。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隨之提出”和平取勝戰略”,企圖通過和平演變使“蘇聯世界發生內部的變化”。1949年美國的《中美關系白皮書》發表后毛主席敏銳地覺察到危險,堅決抵制并強硬反擊。艾奇遜曾直言:“美國很早就關心中國了,雖然距離遙遠,背景又大不相同,但在宗教、慈善事業與文化方面團結中美兩國人民的紐帶,一直在加深著美國對中國的友誼,許多年來種種善意措施便是證據。例如用庚子賠款來教育中國學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廢除治外法權,以及戰時與戰后對中國的大規模援助,等等。美國始終維持并且現在依然維持對華外交政策的各項基本原則,包括門戶開放主義,尊重中國行政與領土的完整,以及反對任何外國控制中國等等,這是有案可稽的。”美國企圖從精神上企圖用糖衣炮彈逐漸使中國喪失斗志,而后使中國的意志不堅定的知識分子投入他們的懷抱。毛主席在《“友誼”,還是侵略》一文中逐一批駁艾奇遜的表面上看起來是“友誼”而實際上卻是想借此侵略中國的花言巧語,比如美國曾參加八國聯軍侵華戰爭,殺人放火無惡不作,更是從清政府那里掠奪到5千多萬美元的贓款。由于清政府的能力有限,還有1078萬美元未能“償還”,美國提議清政府用未償清的美元去資助中國的留美學生。艾奇遜認為這是“善意的措施”,其實美國是世界上最注重文化侵略的國家,比如強行要求清政府用本國的錢為美國培養親美學生。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曾對庚子賠款問題發表評論:“沒有任何方式能比培養一批親美的學生那樣有更直接的效果,這些人在幾十年后必將對中國的教育、金融以及工業諸方面產生強有力的影響。”毛主席用反諷的語言藝術指出:“參加八國聯軍打敗中國,迫出庚子賠款,又用之于“教育中國學生”,從事精神侵略,也算一項‘友誼’的表示。”這里的友誼是加了雙引號的,意在反諷美國的虛偽。1959年毛主席在杭州召開討論國際形勢的會議期間閱讀杜勒斯1958年加州商業會議上發表的《對遠東的政策》的演講稿后批示:杜勒斯在這篇演說中對東風壓倒西風對世界力量的對比越來越不利于帝國主義的形勢表示驚恐,但美國不僅沒有打算放棄實力政策,而且作為實力政策的補充,美國還企圖用滲透、顛覆的所謂“和平取勝戰略”擺脫美帝國主義“陷入無情包圍的”前途,從而想達到保存自己(保存資本主義)與逐漸消滅敵人(社會主義)的野心。不久毛主席再次召集人員討論國際形勢揭露美國的對華政策:“和平旗子,文化往來,人員往來,準備用腐蝕、演變方法消滅社會主義。這是第二手。保存自己,消滅敵人,是基本原則。”文革期間毛主席更加重視防止被和平演變的問題,更加注重防止修正主義的問題。他早就指出:“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是變化的根據,外因通過內因而起作用。”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如果不想被和平演變,那么社會主義國家就要學會防止修正主義。毛主席的天才預言在后來的歷史里被不斷證明是正確的,蘇聯被美國和平演變是老布什不打自招的。

  列寧曾說:“資本主義最后的發展階段,其內部深層的矛盾是無法解決的。”列寧不愧是資本主義掘墓人,美國兩黨的搏殺一直在影響全球的金融、經濟、貿易、政策、安全、環境乃至外交政策的執行。拜登上臺后會對中國干什么?中國公知宣稱川普下臺中美關系就能緩和了。太天真了!拜登上臺只會對中國更強硬,別看美國驢象兩黨斗得你死我活,二者在對華政策上亡我之心不死一直是美國政、軍、商各界的共識,都認為中國是最大的競爭對手,中國崛起會嚴重侵蝕美國的全球逐利空間。拜登曾在《外交事務》雜志上說:美國必須對華強硬,中國會繼續掠奪美國。他已在大選辯論中揚言:中國不遵守規則,以后我要讓中國守規則。拜登的競選顧問曾痛斥川普對華軟弱,拜登上臺后會因中國的強勢回應而加強回擊力度。川普對華政策鼠目寸光,雷聲大雨點小,主要是經濟科技壓制。但拜登明確表示要從多角度構建美國對華戰略,范圍會從經濟、科技,擴大到政治、意識形態、安全、軍事、產業鏈等多個方面。與拜登比,蓬佩奧就是個小弟弟。美國民主黨熱衷于多邊主義西化同盟,傾向意識形態擴張,拜登是民主黨的老牌政客,上臺會延續這一政治方向。奧巴馬曾說:如果讓中國人都過上美國人一樣的生活,地球會崩潰!川普打壓中國的手段簡單粗暴,拜登的殺手锏則是玩陰的。奧巴馬曾在埃及演講,希望與伊斯蘭國家有個好的開始,后腳就搞出“阿拉伯之春”,鼓動多國動亂,支持反對派推翻中東國家政權,導致多國人民流離失所而國力元氣大傷。產業上,拜登在當奧巴馬副手期間搞TPP亞太新經濟圈,完全將中國產業鏈排除在外。中國制造業最大的核心優勢是龐大的市場與完整的產業鏈,TPP則掐住了中國的痛處。川普上臺后竟然把TPP竟然廢了,真是神助攻,讓中國產業避免了圍堵而得以喘息。拜登曾承諾維持美國在科技上的全球領先地位,直指《中國制造2025》會對美國產業將構成戰略威脅。拜登上臺后必然重新加入TPP去對抗中國產業鏈條,今后將大概率加大在技術、經濟、貨幣、產業領域的壓制。與之相比,川普發起貿易摩擦給中國加點稅已是非常和氣了。川普不斷退出國際組織,對待盟友也不客氣,傷害了美國與諸多盟國的關系。拜登曾揚言美國必須重新領導世界,川普退出國際組織削弱了美國在全球范圍內的主導地位,不利于美國的全球霸主地位而給中國制造機會。拜登上臺后會讓美國重新加入一系列協議、條約、組織與聯盟,繼續加強美國的全球影響力。為了強化美國的霸權,拜登會修復被川普毀壞的美國國家價值體系盟友合作體系,以美國聯盟體系會更加團結構建西方統一戰線。軍事上,川普在任嘴炮連連,但沒有發動過一場戰爭,拜登則是真正的好戰分子。2002年拜登支持布什政府入侵伊拉克,更強調在北約、G7、印太局域控制斗爭。他強調美國軍事會重返亞太印太,未來中日、中印、中韓等關系都會受到挑戰。南海會淪為多事之地,但凡民主黨總統在任上都會讓臺海不得安寧。很多這個人稱川普為臥底川建國,意思是他毀壞了美國形象與體系利益,讓中國抓住機會加速復興,但拜登上臺后這個局面會被打破。作為一個老牌政客,拜登一定會修補川普捅的窟窿,努力維護美國的形象與利益。未來拜登的政策重點是解決美國國內的政治、經濟與疫情問題,修復被川普破壞的美國混亂價值體系與社會行動體系,把美國拉回到美國原有的價值體系上來。拜登的對華對策主要是和平演變,封鎖高利潤高附加值產業,讓中國只能從事低端產業,在產業鏈條低端掙個血汗錢糊口,這才是美國精英想要的全球化,那張全球大網會越來越嚴密。大國之間博弈本來就是零和博弈,未來的中美博弈將持續很久。中國早已穿上經濟全球化的鞋,再脫就難了。

  美國大選塵埃未定,中國公知已迫不及待公布拜登贏得了勝利。懂王憤怒吼“什么時候我大美利堅總統是由媒體說了算的”,但幾乎就在一夜之間,大量的洗腦文也在中國鋪天蓋地而來。中國公知體的標準文本有“這國怎”、“總虧民”、“我陷思”、“停等民”、“定提問”、“中或輸”、“西吃草”、“氣抖冷”、“原是美”、“那沒事”,等等。中國公知無論發生了什么事都會一套標準問題下來:中國要亂了,吃虧的總是草民,這一定是中國體制的問題!中國啊,停下來等等你的人民,再這樣未來中國或成最大輸家!現在西部人民還在吃草,你說的那些事是在美國發生的?那就沒事了.....公知體的表象是中國的所有個案都可拿來代表中國,而且一定是用最陰暗面來代表,永遠盯著自己的垃圾桶翻騰,找到任何臟東西就用來代表中國,比如中國但凡抓出一個腐敗分子就可否定整個國家與制度,即使在中國的大街上走路不小心摔一跤也能追溯到中國的體制導致基建沒搞好。現在美國的公知體主要是川普體,如果川普還有斗志,現在完全能組建新黨,但人家自己都不想贏了,川普體與公知體其實都沒有本質的區別,都是不仔細分析問題,不看客觀事實,更不想解決問題,而是全部反智的甩鍋給別人,中國則是他們共同的理想背鍋對象。還有精資體,緊跟螞蟻,喜滋滋的要收割韭菜,其實自己才是韭菜。遇事不解決問題卻胡亂找人頂缸,就像男人死了就說媳婦是克夫,靠羞辱媳婦找安慰。中美博弈是必然的,對民主黨當然要警惕,但你就那么盼著拜登比川普更狠毒更壞?遙看美國大選,我們本可愉快地吃瓜,但什么是正確的吃瓜姿勢?“4月份時你不是支持川普的嗎?”陳賡大將在北伐東征時救了蔣介石,為啥不是反革命?怕公知嗎?中國人也許怕,但中國政府不焦慮,這是一種戰略定力。對抗公知,首先要知道為什么他們能魅惑人。第一,人是多變的,從來不是非左即右的,這個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第二,能預判別人的行為并為此做充分的準備,但不要因此影響自己的關鍵行為,聽其言更要觀其行;什么是堅定的意志?比如四大糧商你無論釋放多大的善意,美國再怎么表現得人畜無害,公知們再怎么忽悠中美友好,中國都會保障自己的糧食安全,與任何國家做什么都無關。但不要像段子里的鄰居那樣去借錘子,一路上不停的被負面情緒包裹著:這個小氣鬼,肯定不給我借錘子!最后到了鄰居門口就踹門大吼:我就知道你不會給我借錘子!他不給錘子,我們還有多套解決方案。中美貿易戰還會繼續,但結果不回是中國打敗美國,而是中國的高速發展讓美國的美元霸權失去地位。中國不會打敗美國,美國將被自己打敗。以今日中國之勢能,美國也絕無打垮中國的能力。中國獲勝的關鍵是保持警惕充分準備的前提下快速發展,勝不勝在敵,敗不敗在己。美國封鎖蘇聯也沒效果,器盟國一直在給蘇聯在輸送物質。蘇聯毀于自己的經濟失去活力,輕工業沒有競爭力,能賣的東西不是軍工就是能源,而美國操控石油價格,蘇聯外匯儲備直接崩潰;赫魯曉夫否定斯大林不是道德問題而是政治智慧問題,讓整個蘇聯高層開始逐漸失去信仰,在此基礎上美國的NGO通過各種文化合作讓蘇聯不斷變色,從污蔑英雄卓婭到全盤否定蘇聯的光榮歷史,最終和平演變成功;蘇聯簽訂蘇越友好同盟,源源不斷的投入,然后又卷入阿富汗戰爭的墳場。這是蘇聯自己作的死,讓美國有了可乘之機。中國只有兩個盟友:工業與農業;中國只有一個敵人:阻礙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的就是中國的敵人。拜登上臺中國必須有所反制,但還有中國公知給蓬佩奧叫好,與川普的逢中必反的反智手段一樣。公知壞,但只能是小丑;美國壞,但沒有能力打垮中國。公知說這國怎,結果中國成了2020年全球唯一的經濟引擎;公知說總虧民,結果中國的扶貧工作讓最落后的省份人均GDP遠遠超過印度;公知說停等民,結果中國的高鐵航空交通成了中國制造的強大基礎能力;公知說中或輸,結果2020年中國抗疫的勝利讓所有的牛鬼蛇神被迫閉嘴。中國人民越來越不理公知了,因為事實擺在眼前。但逢中必反是最低端的公知,疫情過去了,我們選擇相信科學是因為媒體給我們傳達了正確的認知。蔣凡事件曝光后有資本想在媒體上屏蔽信息,淡國家果斷出手約談,絕不讓美國這樣的苗頭在中國出現,絕不讓資本控制媒體。中國能順利的封城,因為中國人有儲蓄的習慣,所以能挺過去。中國的經濟產能超過美國后美國的世界銀行地位將自動失效,但這僅僅是理論上的。大國競爭永遠是敗不敗在己,勝不勝在敵,但克制壟斷資本巨獸的貪婪與瘋狂比大國競爭更重要。吃人的金融巨獸起來了,中國倒霉只是時間問題;想看美國的笑話沒問題,但首先要保證中國民族主義長城的堅固。捧人民富豪臭腳的公知遠比逢中必反的低端公知更危險,但不要低估中國政府的決心與魄力!中國及時出手限制資本巨獸的風險,公知問為什么這么遲才出手,一定有問題!出手你也說,不出手你也說,合著中國總是不對!就像反腐,沒發現你說不管,抓了你說抓遲了!中國像永浩桑這樣跪舔太君口稱支那的公知也能生存,還能公開帶貨。方方公然為敵國遞刀子,否定土改,也可活的自在。如果來做國家擬人畫像,美國就是最適合的既當又立的綠茶婊,而中國是我們學習的如山一樣堅毅的男人。中國公知發動潮水一樣的攻擊,對這個男人百般無恥的潑臟水,但這個男人從不反駁,一面默默的承受,一面在逆襲的道路上狂奔。這個堅毅的男人用一個個的勝利讓那群討厭的蒼蠅閉嘴了,蒼蠅永遠都在,但阻擋不了英雄堅毅的步伐。所以,不要想著一勞永逸的消滅公知,他們像蒼蠅一樣消滅不了,未來還會有廣大的市場,因為轉嫁矛盾、甩鍋推責、販賣焦慮等公知手段完美的利用了人類的弱點。要對抗公知,你首先得讓自己變得優秀;面對能自我克制的你,公知根本沒有辦法。優秀的自律者碰到不順暢的事會將責任推卸給別人或國家嗎?會躺倒放棄嗎?他永遠不會說“這都是國家的錯,不關我的事!”一個優秀的自律者會每天都被負能量包圍嗎?他的心態一定是樂觀向上的。有正能量的心態,吃瓜也不一樣。川普輸了就說蓬佩奧終于與他主子滾蛋了,而不是說拜登打壓中國的手段肯定比川普更狠,中國可有苦日子過了!遠離公知,做一個充滿正能量的自律者吧!國內一定會有杠精說:你反對川普一定是覺得拜登好,認為拜登不會遏制中國。非黑即白,紅衛兵式簡單二分法豈不像川普一樣反智?!

  懂王與睡王剛剛開始競選時很少有中國人吹拜登,反而幾乎都在諷刺他年紀大了、老年癡呆、健忘癥、詞不達意、結巴.....現在拜登贏了之后,中國忽然全網絡都是拜登吹。一是老拜登這一生太勵志了,修車工之子,喪妻、喪子、命途多舛,當了一輩子的政客,終于在78歲選上美國總統,可見美國制度的先進,任何人都可實現美國夢;二是老拜登是個進步派政客,尊重女權、黑人、少數族裔,推崇多元化普世價值,廢除川普的移民政策,廢除穆斯林國家的旅行禁令,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議,重返世界衛生組織,停止貿易戰,擁抱全球化,由此可見美國民主制度的偉大,川普的四年只是意外,現在民主制度開始“糾錯”;三是拜登老家伙太厲害了,老謀深算,扮豬吃老虎,一步一個腳印,終登大寶,背后有整個美國統治階級的支持,民主黨與共和黨建制派都喜歡他,他擔任美國總統一定會讓美國與整個西方世界團結一致,一定會對中國不利,而且美國又會是“民主黨的燈塔”。美國制度如此先進,非得在兩坨里面選一坨?民主如此能糾錯,為什么非得等到四年后,非得等到退群、保守、撕裂、倒退、非得新冠死了24萬人后川普把美國霍霍差不多了才能糾錯?拜登是神仙嗎?美國說自己是燈塔就能成“燈塔”嗎?說能對中國搞意識形態輸出就能意識形態輸出嗎?先搞定疫情、經濟、全美大亂吧!拜登上臺對中國不利?那么誰上臺對中國有利?杜魯門?川普?中美關系是換一個總統就能根本上改變的嗎?帝國主義對待新興的后發社會主義國家的態度永遠都一樣,遏制、封鎖、扼殺永遠不會變,白宮里住著誰都一樣。中國的崛起不符合帝國主義世界霸權的利益,所以“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擔心拜登對咱們不利就很好笑,美國什么時候對咱們“利”過?老虎是一定要吃人的,什么時候吃取決于它的胃口。無是川普還是拜登都會打壓中國,不是因為中國沒有“民主”、“自由”,而是因為中國是一個14億人口、工業總產值是美國德國日本之和、有核武器戰略導彈的大一統國家。所以,提高警惕就夠了,何必把拜登吹得那么高?有人說拜登領導的美國可能再次成了全世界的“民主燈塔”,意識形態先行,CIA與民主基金會再次活躍 ,搞輿論戰和平演變。的確有可能,但當年美國搞搞和平演變之所以成功,主要是因為美國現實戰場的成功,美國確實是世界第一超級大國,生產力發達,武器先進,人民生活水平高。美國搞垮了蘇聯,又搞散了歐盟,再搞殘了日本與東南亞,最近搞得中東生靈涂炭.......但凡被美國當作敵人的都沒有好下場,以至于美國在人們心中就是“天下無敵”的存在。當年中國公知吹捧美國,本質上不是因為美國的什么“民主、自由、人權”,而是因為美國的力量,因為現實中的美國確實“天下無敵”,所以美國搞和平演變無往不利,與民主黨、共和黨沒有關系,但與美國的國力變遷有關系。和平演變中國的前提是美國至少能維持一個超級大國的體面,而中國多數民眾對資本主義超級大國的觀感一直就是“體面”!比如美國人民吃得好穿得好住的好,美國的產品天下無敵,美國的軍隊全世界橫行,美國的經濟健康良好......但今天的美國還有“體面”可言嗎?美國連自己的體面都保持不了還對中國和平演變?美國想證明自己優越,現在光靠拍電影不行了。科技天下第一、軍隊橫行世界、家家衣食無憂開車養狗住豪宅的美國足以把中國比成貧窮落后民不聊生的“落后國家”,但現在美國已確診感染1000多萬人、死了24萬人!拜登搞得定疫情嗎?他要控制基層、全國封鎖、應收應治、全國人民都能呆在家里一個月,物流保障還能供得上,美國才能擺脫新冠疫情的泥潭。但拜登不是布爾什維克,美國產業空心化,幾百萬人失業,美國族群撕裂,不斷內斗相殘,自己內部都無法建立共識,哪里還有本事去對別人搞和平演變?現在美國智能輸出病毒、災難、倒退與種族仇恨,中國公知能指望拜登宣傳什么?宣傳拜登繼承川普的抗疫策略、繼續搞“群體免疫”?宣傳“死人越多越民主”?只有現實戰場的勝利能帶來輿論戰場的勝利!中國公知“畏美如虎”,本質上還是犯了刻舟求劍的錯誤。沒有臥底川普就搞不定帝國主義了嗎?從國家到個人,滄海桑田適者生存,重點不在別人而在自己,練好內功就能走遍天下都不怕。

  毛主席曾在《矛盾論》一文中指出:“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是變化的根據,外因通過內因而起作用”,關鍵問題是中國人民能否真正“丟掉幻想,準備斗爭”。二戰后全世界的顏色革命和平演變都拜民主黨所賜,還記得香港暴亂時佩洛西說的“一道漂亮的風景線”嗎?與川普的美國單挑中國不同,拜登拉攏視友,整合盟友力量搞中國。拜登與川普不同的在于,一個仇中一個仇俄。拜登當選反而意味著中國的國運又來了,讓毛子替咱分擔點火力,大概率美帝支持烏克蘭在烏東地區與俄羅斯將有一戰。中國繼續悶聲發大財就行,并不是民主黨親中,美帝瞬間變善良了,只是人家的主次矛盾調換了。川普執政期間中美激烈對抗,讓國內外華人空前團結,其顯露出的西式制度的弊病讓國人自信空前提升,凡事矯枉須過正,但長期來看還是要回歸理性,認真辯證地贊揚與反思自身,不斷矯正改革路線才是王道。西方的道路走錯了,但中國也要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更好的道路,然后中國人民才有可能在異化的“華盛頓共識”與異化的“北京共識”之間兩害相權取其輕。拜登會致力于維護美國的霸權而視中國為競爭對手,但也希望在中國的經濟發展中獲利并能認識到在國際議題中東方力量的不可或缺。拜登會指望通過與中國競爭凝聚美國共識與張力,但也不會坐失與中國的合作,這就好于激進脫鉤的川普,雖然其代表了更廣泛的中下階層,更有利于美國的多數失意者。美國驢象兩黨建制派把控媒體玩弄意識形態、身份對立而助長階層對立,只會讓美國社會走向更深的撕裂。建制派與川普等代表民粹的勢力如果能在未來不斷交替掌權,不斷更迭政策將讓美式體制霸權終結更快。大國博弈此消彼長,中、美、俄、歐盟、東盟多極化,一帶一路盤活歐亞大陸,西部崛起,完成世界中心轉移,中華復興才算得上貨真價實。如果說中俄是兩頭羊,美帝就是一匹狼。對于狼而言,暫時決定先吃第一只,那么第二只羊就有必要沾沾自喜地去拍狼的馬屁、夸狼很善良嗎?希望八年之后中國能從羊成長到大象的體量,大象不吃肉,就像中國沒有稱霸的野心,但狼群若敢來犯,大象有力量將它掀翻。

  七十年前毛主席曾自信滿滿地寫下《別了,司徒雷登》一文,如今正在走向民族復興的中國人民更有資格宣布“放馬過來,拜登!”當然,“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從美國政客到中國公知的意識形態大忽悠有可能“與時俱進”,中國人民的意識形態反擊也要隨之而“鳥槍換炮”兵來將擋。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日本无码专区无码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