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時事評析 > 派系爭鳴

申鵬:“瘋王”之后,美國將走向何方?

作者:申鵬 發布時間:2020-11-09 10:07:25 來源:平原公子 字體:   |    |  

  昨晚,各路美國媒體都在慶祝“拜登大勝”。

  拜登連續拿下了賓州、 內華達,選舉人票已經達到了290張,事實上贏得了這場總統大選。雖然真正完成權力交接,還在兩個月之后,雖然特朗普還在推特上表示各種不服,但各路媒體,已經宣布拜登獲勝了。拜登本人,也修改了推特備注,并且發表全國講話,以“美國總統”自居了。

  2020這次大選,懂王輸的不冤,大概率也是沒有辦法翻盤了。

  從政黨,到軍隊,到媒體,再到選舉委員會,沒有一個人支持他,共和黨都保持沉默不說話,蓬佩奧、盧比奧、彭斯這些平時看起來和他一條心的極右翼同樣裝聾作啞,你就知道,懂王已經是孤家寡人了,不是人走茶涼,人沒走,茶就被倒了。

  推特堵他的嘴,電視臺斷他的直播信號,一個患病的美國,已經容不下不同的聲音了。

  民主不是請客吃飯,沒有靠文斗翻盤的可能性。不就是郵寄票嗎?不就是弄錯了6000張票嗎?說難聽點夠干點啥?

  大美利堅自有國情在此,兩百多年來都是這么干的,這就是民主、這就是自由、這就是法治、這就是公正,祖宗之法不可變,你不服,你就是在質疑祖宗。

  你說人民支持你,你說紅脖子愛你,那你讓他們投票啊!你讓他們來保衛你啊!躲在白宮里發推特是沒有用的,除了被夾,就是被民主黨媒體嘲諷,上訴也是沒用的,美國不可能重選一次。

  說實話,不是人民對不起川寶,是川寶對不起人民,這些天紅脖子、川粉們都響應號召,不怕病毒,不顧疫情,堅持去現場投票,先吃聚會游行,美國累計確診感染已經突破了1000萬,這三天,每天都有10萬人以上確診,甚至爆出了有史以來的單日12萬人確診,單日死亡人數又突破了一千人。

  10月30日,99750例;

  11月4日,10.3萬例;

  11月5日,12.3萬例,死亡1226例。

  可以說,美國人民是用命在給懂王投票。

  但懂王呢?不過是繼續發著推特,怒罵民主黨不講武德,偷襲,暗算,卑鄙,無恥,上訴法院,要求重新計票,質疑拜登搞陰間死人票。這些東西,在美國歷史上,根本無關大局無傷大雅,就算有陰招詭計,在美國的價值觀里,也不是可恥的事情,而是光榮的事情。

  真有本事,真有魄力的政治家,早就準備好下一步的行動了,而不是像懂王這樣,一直被動等待,直到拜登鎖定勝局的前一刻,他居然還去打高爾夫球了,他不過還是個商人資本家,沒有真正的雄心和執行力。看看下圖,當年真正的野心家是怎么干的?

  還是那句話,民主不是請客吃飯,你想讓民眾真正支持你,就得走出你的白宮,走到對抗的前線,讓那些為你拼命投票的選民們見到你,讓他們知道自己在為誰而戰。紅脖子也是肉體凡胎,再武德充沛,也需要精神注入啊!你不出來領導他們,他們就只能投降了。

  推特可以治國,但推特卻不能打江山。投票箱里拿不到的,輿論上更贏不了。

  如果懂王還是寄希望于打官司、搞輿論,這場游戲就徹底結束了,四年的“瘋王時代”就會徹底畫上句號。

  昨晚,美國紐約的朋友告訴我,城市里的馬路上、地鐵里到處都是歡呼聲,西方各國的首腦政客,也紛紛發來賀電。

  不奇怪,“誰贏,他們幫誰”嘛。

  你信不信就算是特朗普連任,照樣有各路政客發來賀電。

  我懷疑這些“祝福”、“恭賀”本來就是寫兩份的,一開始特朗普在搖擺州占據優勢的時候,不也有人提前祝賀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嗎?我又想起了海峽對岸某論壇,一開始慶祝特朗普連任,接著如喪考妣,怒罵拜登和民主黨作弊,現在看到大局已定,忽然就有人說;“我覺得拜登爺爺很慈祥......”、“拜登粉才是沉默的大多數”。

  我記得2016年特朗普擊敗希拉里上臺的時候,中文網絡流行著這樣一種言論:“這是民主的勝利,這是人民的勝利,這是美國制度的勝利,人民用選票擊敗了被精英政客壟斷的輿論媒體,沉默的大多數贏了,這是歷史性的時刻”。

  那么今天,拜登帶著全球統治階級的意愿,擊敗特朗普的時候,算不算“民主的勝利”呢?如果說四年前的選舉是人民用選票掀翻了腐朽傲慢的世家政客,今天是不是又用選票把腐朽的世家政客又請回來了?無論是瘋王、還是睡王,都是“人民的選擇”,制度沒問題,總統也沒毛病,人民自己負責。

  許多人對美國永遠抱有不切實際的美好幻想,無論美國做什么,說什么,選什么樣的總統,走什么樣的道路,他們總能為其找到合理性,瘋王上臺,他們說這是民主的勝利,是鐵銹帶勞工階層的民意,特朗普的“實用主義”可以讓制造業重返美國,讓美國再次強大;睡王上臺,他們說這是“民主的糾錯”,更體現了美國制度的偉大,拜登溫和中立,屬于“進步派”,一定能協調各方利益,消除沖突,控制疫情,還世界一個天朗氣清;選一條狗上臺,他們都會說,這證明了美國制度的偉大,就算白宮里栓一條狗,也能讓一個超級大國蒸蒸日上。

  如果事實證明他們錯了,證明美國的總統失敗了,他們還會說,沒關系,民主是最不壞的制度,美國民主有著強大的糾錯能力,4年之后我們會用選票修正這個BUG。總而言之,無論美國做出什么選擇,他們都覺得“縣長來了,青天就有了,地球就有救了”。

  我覺得很有趣的是,為什么西方各國首腦、政客、媒體、世界人民,為什么非要去押寶一個美國總統呢?非要把世界的穩定、安全、繁榮寄托在一個美國總統身上呢?為什么會像期待救世主一樣期待一個美國老頭子呢?難道美國總統,還是地球球長不成?

  這心里,還是有根辮子啊。

  實事求是地說,世界上的問題,不是換了一個美國老頭當總統就能解決的,該沖突的,早已是積怨已深,矛盾無法化解;該撕裂的,早就互相無法理解,無法共存......這些沖突、撕裂、保守、倒退、災難、不平等、不公正,不是特朗普一個人可以制造出來的,他只是用一種粗鄙直白的方式,暴露了這些矛盾。他是個問題,但他不是最大的問題。

  “瘋王”特朗普在位4年,大聲咆哮,撒潑打滾,退群要錢,反女權,反移民,反政治正確,貿易戰,科技戰,新冷戰,處處追求“美國第一”。

  他或許發現了美國霸權和美國人民的矛盾,也發現了美國跨國資本和美國產業經濟的矛盾,但他的解決方案卻過于幼稚荒唐,四年時間里,他許下的諾言全部落空,制造業未能重回美國,美國工薪階層收入未能增長,鐵銹帶藍領未能找到工作,中國也并未被他的王八拳打趴下,倒是在最后一年中,他糟糕的抗疫政策,害得美國1000多萬人確診感染,24萬人悲慘地死去。

  他只會轉移矛盾,卻不會直面矛盾,解決矛盾,他轟轟烈烈鬧了四年,結果鬧了個寂寞,一個問題都沒能解決,美國紅脖子和全世界川粉的愛,終究還是錯付了,他不是羅斯福。

  但拜登上臺,同樣要面對這些問題,而且他要接手一個膿包被捅破、丑惡被展露、畫皮被揭破、自由女神身體上生滿毒瘡的“真實美國”,特朗普扯下遮羞布之后的美國,王熙鳳搞不定的事情,賈探春同樣搞不定,裱糊匠的工作,特朗普做不好,78歲的拜登更不可能做好。

  甚至這次大選中,最大的贏家,不是拜登,而是新冠病毒。

  美國不會“再次偉大”,只會回歸它本來的樣子。

  244年了,周期律只會遲到,不會缺席。

  瘋王離開了鐵王座,維斯特洛就會太平嗎?世界就會太平嗎?不不不,接下來是更加混亂的時代,弒君者、昏君、亂政、陰謀、背叛、內斗、邪教、瘋后、解放奴隸、復仇、來自海上的艦隊……凜冬將至、冰與火之歌。

  更何況,瘋王現在還沒說自己要走吧?

  大預言家桑德斯說了:“斗爭還沒有結束,才剛剛開始!”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日本无码专区无码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