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時事評析 > 派系爭鳴

一字千軍縱論歷史周期律

作者:一字千軍 發布時間:2020-11-06 08:53:36 來源:新浪博客 字體:   |    |  

  一個國家尤其是上層積累罪惡,導致社會矛盾激化到無法承受的極限而崩潰;新生力量再重建社會秩序,周而復始,這就是周期律。古人云:“君子之澤,五世而斬”,“富不過三代”。下面我從四個方面談一下如何破解“歷史周期律”。

  一、中國延長周期必須恢復憲法“四大”條款。毛主席在探討如何克服歷代政權興亡的周期律時說:“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毛主席談話里指的民主可以概括為“四大”,即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的社會主義大民主,而不是多黨制和投票選舉。在西方國家或許你可以投票選總統,但是在所在公司上班時你并不敢投票選老板,老板可以隨時炒你,從這里可以看出這種民主不算是大民主。人民群眾擁有“四大”的權力才能表明人民群眾有權參與、管理、監督、實施國家的一切公共事務;勞動者的工作權、休息權、受教育權等等權利才會真正得到保證。

  二、周期律作為一種動態平衡規律有存在的必要。動態平衡作為一種客觀現象不僅普遍存在于自然界,也同樣普遍地存在于人類社會的發展過程中。它作為一種運動著的狀態有時是不可避免的。《國際歌》一開始就這樣高唱:“起來 饑寒交迫的奴隸 起來 全世界受苦的人 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 要為真理而斗爭 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 奴隸們起來 起來 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 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一個王朝如果從統治階級已經開始潰爛,甚至把人民利益引入毀滅,對外屈膝賣-國,對內殘酷掠奪,人民大眾就有重建國家上層建筑的必要。我們知道中國的強盛需要一個大一統的中央集權體制,否則中華民族難以抵御外敵入侵,必遭滅頂之災。但是如果中國中了擒賊先擒王的敵國計謀,這種大一統集權反而是加速國家毀滅的催化劑。

  三、選賢任能是社會活動中期延長周期的最好辦法。一個組織上層能夠任用力挽狂瀾的英才,扶大廈于將傾,說明上層還沒有昏聵到極點。在歷史上,紅軍在錯誤軍事路線的領導下造成反“圍剿”失敗,迫使紅軍放棄革命根據地開始長征,遵義會議毛主席領導地位的確立是中國革命的危急關頭,挽救了黨和紅軍,是我黨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在當今朝鮮,朝鮮接班人制度是一個頂好的范例,避免了朝鮮被美國滅亡的可能。相反,跨過這個動態的平衡點,“善善而不能用,惡惡而不能去”,就是喜歡好人但是不能夠放心使用,厭惡壞人卻不能清除干凈,將會丟失機遇而造成大勢已去。如同荊州的劉表,明知小老婆弄權卻不能去除,劉備是個人才卻不能托付,想要不滅亡都不成。善善惡惡絕對是一種領導能力。善善而用需要克服教會徒弟餓死師傅的自私心態,必須信任人才;惡惡而去也需要克服面子問題和老好人心態。

  四、破除周期律的根本辦法是消滅生產資料私有制。堅持公有制,就不會產生新的剝削階級,自然就不會有周期率出現。私有制意識下的奪取政權是換湯不換藥的復制品,皇帝輪流坐,明年到我家,并沒有改變少數富人階級壓迫多數勞動百姓的體制。毛主席推行全民所有制和集體所有制,把周期律推遲了將近三十年。有人認為私有制效率高,既然如此他們可以自己從私有制小企業做起,他們竊取公有制企業的成果就不對了。如果私有化真能發展生產力,為什么美帝國主義建不成高鐵?學壞容易學好難,毛主席逝世后,人性的倒退和領導層的變質還是造成周期律發生了作用。有的無產階級也是資產階級思想,他們的翻身是為了成為新的地主資產階級;發展到現在,某些無產者通過掠奪公有制經濟一夜暴富,這種掠奪人民財富的速度令人瞠目結舌。但是,人性的倒退并不能說明被壓迫者的革-命沒有意義,被壓迫者的革-命還是減緩了壓迫的程度。

  最后我要說明的是,當今的中國破解周期律需要自我革命!出現歷史周期律,除了私有制外,一個重要的推手就是官僚政府的腐敗和賣國。政府必須下大力氣反-腐鋤-奸,重塑黨的健康機體。否則無法從整體上扭轉官僚利益集團的潰爛趨勢,最后還是要跌入到歷史周期律的低谷。更為嚴重的是,面對漢奸勢力的猖獗,有可能中國沒有從低谷中返回高峰的機會,中華文明極可能就此消亡,人種被西方強盜滅-絕,轉基因毒害就是發生在眼前的極其迫切的威脅。

  一字千軍QQ981910933微信號yajun857微信公眾號:鐵血男刀微信公眾號sunyajun859

  【一字千軍:國際軍棋專欄】

  http://bbs.intmilch.com/forum-470-1.html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日本无码专区无码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