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時事評析 > 熱點聚焦

金融圈又出了一件大事,包商銀行暴雷了

作者:皇城根下刀筆吏 發布時間:2020-11-15 12:59:10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金融圈又出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包商銀行暴雷了。

  當然,準確來講,包商銀行不是現在暴雷,而是很久以前就暴了。去年的時候,央行和銀監會對包商銀行就進行了接管。現在,算是正式對其宣告“死刑”。

  我看有留言表示,認為監管對螞蟻下重手完全是搞錯對象。從包商銀行暴雷這件事可以看出,銀行才是這個系統上“罪惡之源”,監管不向銀行下重手監管,卻向螞蟻下重手,完全是厚此薄彼,不公平。

  坦白講,這種思路基本屬于亂戴帽子式的誤解。

  從目前公開資料來看,包商銀行之所以二級債暴雷,基本就是被民營資本玩死的。

  公開資料顯示,包商銀行的大股東是明天集團,該集團合計持有包商銀行89%的股權。按道理來講,銀行內部的合規監管非常嚴格,不論大股東是誰,銀行內部的各項資金流動,都必須嚴格按照規定辦理。

  但是,包商銀行是例外。

  包商銀行內部的合規體系和風控制度,基本成了擺設。大股東通過大量的“白手套”將包商銀行內部資金掏空,累計借款達到1500多億。

  簡而言之,就是大股東在社會上注冊了大量的空殼公司,然后利用這些空殼公司向包商銀行貸款。由于包商銀行是大股東絕對控股,內部審批基本掌握在大股東自己手里,也沒有合規和風控的牽制,于是左手批右手,1500多億的貸款資金,被從包商銀行轉移到了大股東手中。

  而現在之所以暴雷,是因為這些借款基本都沒還。

  此次暴雷的二級資本債,是包商銀行于2015年時發行的。所謂二級資本債,是搞金融的人創設出來的一個概念,本質就是一個債券(但是整了這么一個虛頭巴腦的措辭后,人為造成信息壁壘,讓你看不懂)。

  通俗來講,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個理財產品,即包商銀行在2015年時可能缺錢了,內部可能沒有足夠的現金,于是向社會公開發行了一個金融產品,說大家都借點錢給我吧,期限10年,總金額65億,我給大家高額利息。社會大眾人士一看,銀行向你借錢,且允諾你高額利息,肯定錯不了,于是紛紛上趕著去借錢給它。

  結果,你貪圖人家的利息,人家貪圖你的本金,現在暴雷了。

  大家試想一下,大股東從包商銀行拿走了1500多億的現金,還不了,這點65億的金融債券,九牛一毛,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現在要是因此還不上了,非常符合邏輯。

  銀行的本質是什么?銀行不是一個創造財富的地方,而是一個倒騰錢的地方。假設你設立一個銀行,注冊資金100億,則按照法律規定,你先放100億進去。銀行設立后,你開始吸收存款,假設吸收了1000億存款,則到了這個時間節點,這個銀行里累計有1100億現金。

  然后,你把其中的部分現金,以貸款的形式再發放出去。一般來講,貸款利率比存款利率要高,存在一個利率差。所以,在你把錢放出去再收回來后,你就掙錢了,即掙了一個中間的利率差。

  按照法律規定,銀行內部對于資金的監控、審批,是非常嚴格的。因為這其中的1000億,都不是你的,而是社會上儲戶的。你要是亂放貸款,把錢給了沒有償還能力的人,則儲戶等提款時發現銀行沒錢了,提不到款,該瘋了。

  所以,馬云批判銀行的當鋪思維,說銀行應該具備信用思維,言下之意是說不要每筆貸款都看抵押物,屬于把資金放貸可能存在的不良風險后果,全部轉移給了銀行,并間接轉移給了儲戶,非蠢即壞。

  而包商銀行之所以出事,是因為人家干脆把包商銀行當做了大股東的提款機。大股東把銀行內部的合規、風控、審批等,全部藐視了,自己搞了一堆白手套,想借多少借多少,借完后又還不上。最后等儲戶來取款時,發現取不了款,銀行沒錢給他,于是就暴雷了。

  央行和銀監會接管包商銀行后,發現里邊一屁股爛賬,都是窟窿。但為了維持社會穩定,把個人儲戶存款全部包了,把機構債權的90%全包了。也就是說,國家貼錢把本該由包商銀行還給個人儲戶的存款,由國家全部還了。同時,把本該由包商銀行還給機構儲戶的債權,由國家還了90%。

  相當于說,民營資本亂搞事,國家幫他擦屁股。我不太確定包商銀行大股東的相關人員,有沒有坐牢了。這些人如果已經坐牢,我覺得一點不冤。

  所以,這跟要不要監管螞蟻,完全是兩回事。相反,從這個邏輯上來講,螞蟻要監管,商業銀行也要監管。尤其是這些地方性的小型商業銀行,如此亂來實在讓人有點眼花。

  有的朋友可能會有疑惑,即既然國家包了儲戶個人的存款,為什么不包此次暴雷的二級資本債呢?

  我覺得大家在理解這個問題時,可以從以下幾個角度去嘗試進行:

  1、國家的錢是從哪兒來的?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是你我他的錢。所以,國家的兜底責任和義務,必然是有限度的。如果事事都無底線的由國家兜底,則相當于事事都由你我他共同兜底。這種無限過度的責任,對于沒有參與這些特定事件的人來講,顯然是不公平的。

  2、二級資本債,本質就是債券,通俗來講可以理解成理財產品。這類金融產品,跟存款的法律性質不同,本身就是有風險的。這類風險條款,在產品合同中一般也都會有體現。所以,如果出現最極端的情況,導致投資者全部虧損,這也是投資風險的一種后果。

  3、中國老百姓目前還理解不了存款風險,社會的普遍思維認為,存款是沒有風險的。如果因為包商銀行出現問題,導致儲戶個人拿不到存款,則可能會引發社會對銀行金融機構信用信心的喪失,進而可能造成普遍性的擠兌。一旦發生這種情形,對于整個銀行系統來講,可能是災難性的后果。

  所以,國家包了儲戶存款的兌現,但不包二級資本債的兌現。

  最后說幾句。

  對于抗風險能力一般的普通老百姓來講,建議盡量到國有四大行或者全國性頭部商業銀行去存款,盡量不要去地方性小型商業銀行。國資雖然有弱點,即在市場經濟浪潮中,缺乏一點闖勁,但是優勢是,非常注重安全。國資內部的每一條線上的審批人員,都會把安全性,放在一個非常重要甚至優先考慮的位置上。

  對于公共性金融行業來講,我覺得安全性是第一位的。富貴險中求,只適合于個例,不適合那些手握公共資金的金融機構。它們一旦冒險,玩砸后需要全社會承擔后果,幫他們擦屁股,權利和義務完全不對等。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日本无码专区无码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