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三大復興 > 中華民族復興

張宏良:人類社會進入了規則競爭的嶄新時代

作者:張宏良 發布時間:2020-11-15 08:12:54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2019-05-14

  早在十幾年前我們就一直強調,21世紀國家之間斗爭的主要內容已經不再是土地,不再是市場,而是規則。通過該文對中英《南京條約》和美國對中國提出的《條件清單》的比較,更加讓我們看清了這一點。

  自人類進入文明社會以來,雖然物質文明的發展程度已經超出了當初人們神話傳說中最大膽的想象,但是國家之間的斗爭,卻一直如同個人之間甚至動物之間的斗爭一樣,自始至終都沒有超出利益的爭奪,只是這種利益爭奪的具體對象發生了重大變化,大體經歷了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國家之間的利益斗爭主要是對土地的爭奪。由于農業社會的財富主要是和土地相聯系,占有了土地也就等于占有了財富,所以國家之間爭奪的主要對象就是土地。國內愛國主義和賣國主義之間的斗爭,也主要是表現在捍衛還是出賣本國領土的問題上。

  第二個階段,國家之間的利益斗爭主要是對市場的爭奪。由于工業社會的財富主要是和市場相聯系,誰占有了市場,誰就占有了財富,所以國家之間爭奪的主要對象就是市場。人類社會先后兩次世界大戰,都是為爭奪市場而爆發的。國內愛國主義和賣國主義之間的斗爭,也主要是圍繞著捍衛還是出賣本國市場而展開的。

  第三個階段,國家之間的利益斗爭主要是對規則的爭奪。由于在虛擬經濟和網絡技術所組成的信息社會中,財富主要是和規則相聯系,誰能夠制定規則,財富就歸誰所有,所以國家之間爭奪的主要對象是規則,具體講就是規則的制定權以及由此決定的規則內容。國內愛國主義和賣國主義之間的斗爭,也主要是圍繞誰服從誰的規則而展開的。

  由此可見,如果說農業社會的愛國主義是表現在堅守本國領土上,賣國主義主要是表現在出賣本國領土上;工業社會的愛國主義是表現在維護本國市場上,賣國主義主要是表現在出賣本國市場上;那么信息社會的愛國主義則是表現在堅守符合本國利益的規則上,賣國主義則是表現在接受對方的規則上。可見在信息社會中,接受損害本國利益的規則,就是賣國。對此沒有任何可辯解的地方。

  所以多年來我們才堅持呼吁,絕不能接受美國等西方國家制定的旨在掠奪全球財富的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規則。美國等西方國家這些殖民主義規則,全都是為了維護世界殖民主義體系而形成的。對于剛剛從世界殖民體系中解放出來的中國等發展中國家來講,誰接受這些殖民主義規則,誰就將重新陷入世界殖民主義體系,重新成為美國等西方國家剝奪和奴役的對象。

  美國這個《條件清單》就是如此,就是要把中國重新納入世界殖民主義體系之內,給中國重新套上殖民主義規則的枷鎖。所以我們必須站在新時代國家之間斗爭內容已經發生根本改變的立場上,來重新審視我們與美國之間的規則談判。我們一定要按照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需要和建立世界命運共同體的要求,來篩選改革舊規則和制定變更新規則,在規則問題上寸步不讓,寸土必爭,用特朗普的方法來對付特朗普。

  無論特朗普在理念上是否已經認識到世界進入了規則改變的新時代,但是商人的本能已經使他如魚得水地形成了一套規則爭奪的戰略戰術,這就是東方智慧所創造的“取法乎上,僅得其中”的戰略,提出一個比自己實際要求高一倍兩倍甚至十倍八倍的要求,然后在談判中再逐步降低這些虛高要求,不斷滿足對方的勝利感,最終讓對方在“勝利”的虛榮感中興高采烈地喪失自身利益。就像當年甲午戰爭明明是中國割地賠款打敗了,可是全國從上到下全都洋溢在“勝利”的虛榮感中,歡呼是我大清王朝戰勝了倭寇。

  這就是特朗普規則爭奪的戰略戰術。我們也應該適應規則爭奪的時代要求,提出比特朗普更加獅子大開口的規則要求,而絕不能自己主動提出僅限于要求一個“平等有尊嚴的協議”,否則將很難在特朗普面前守住自己的利益底線。要知道,我們是在同狼打交道,只有比狼更狠更貪婪,讓狼感到壓力比我們更大,才能做到與狼共舞,和平相處,才能夠讓自己活下去,有越來越大的發展余地。在此基礎上,才能談得上民族復興,才能談得上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

  否則,一旦陷入對方的規則陷阱,成為群狼的圍獵對象,那么一切的美好夢想將都會煙消云散,最終化為烏有。總之,規則競爭的時代開始了,毛主席率領中國人民打出來的幾十年戰略機遇期到現在也即將用光,世界正在進入大變大亂甚至大戰的歷史轉型期。在轉型期中,舊的規則將會逐漸甚至迅速被拋棄,新的規則將會不斷產生。誰能在規則上最先勝出,誰就會成為最大的贏家。中國真正的危險就在這里,中國真正的機遇也在這里。

  張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張宏良微信號:Zhanghongliang100

  2019-05-14

  關聯閱讀:

中英《南京條約》與美國貿易談判《條件清單》的異同之比較

作者: 望長城內外

  這兩天,把去年5月《環球時報》曝光的美國貿易談判《條件清單》又看了一遍,覺得似曾相見。于是,我又把中國近代與西方列強簽訂的第一個不平等條約——中英《南京條約》翻出來看了一下,覺得這兩個東西有著異曲同工之奧妙。

  中英《南京條約》是于1842年8月29日,在南京下關江面的英軍軍艦“康華麗號”上簽訂的。《南京條約》的中文本(文言文)是由時任英國“領事署經歷漢文知事譯官”(首席翻譯)馬儒翰(John Robert Morrison,時譯馬禮訓)和時任“領事漢文協事譯官”(副譯官)羅伯聃(Robert Thom)、郭士立(Karl Friedrich August Gützlaff,時譯郭實烈/郭士力)翻譯的。筆者根據現代白話文又進行了翻譯。

  而美國貿易談判《條件清單》的中文稿則是根據2018年5月初美國幾家主流媒體刊登的一份美國政府代表向中國提出的“條件清單”的英文稿翻譯的。

  對比這兩個東西,我覺得主要有以下五同五不同:

  一是主題相同,但時間與背景不同。

  這兩個東西的主題都是主要圍繞貿易問題,但簽訂和提出的時間與背景不同。中英《南京條約》簽訂于1842年8月29日,那時清政府在第一次鴉片戰爭中接連吃了幾次敗仗,為防止英國再次把戰火燒到中國北方和威脅北京,于是就認輸求和,簽訂了此條約。

  而美國貿易談判《條件清單》則是在《南京條約》簽訂176年后提出的,這時中美貿易戰剛剛打響不久,誰勝誰負還遠沒有結果。

  二是都向中國要錢,但數額和理由不同。

  這兩個東西都向中國要錢,但是英國要的是賠款,要中國在4年內賠償英國洋銀2100萬元,其中600萬賠償鴉片,300萬償還英商債務,1200萬補償英軍軍費。

  而美國貿易談判《條件清單》要的不是現錢,而是要中國增加從美國進口,兩年內自美新增進口至少2000億美元,其中至少1250億美元是購買美國商品。

  三是都要求中國開放,但具體開放的內容不同。

  英國在《南京條約》中,要求中國向英國開放廣州、廈門、福州、寧波、上海為通商口岸,允許英國人在通商口岸設駐領事館。

  而美國貿易談判《條件清單》要求中國開放的主要是市場,特別是以金融為主的服務貿易市場和農產品市場。

  四是都要求中國“改革”,但具體的要求不同。

  英國在《南京條約》中,逼迫中國“改革”行商制度。行商制度是清政府利用行商壟斷對外貿易的制度,其業務主要是壟斷對外貿易,承銷外商進口貨物,代購外商所需貨物,劃定進出口貨物的價格,保證交納外商進出口船鈔和貨物稅,代理政府管束外國商人的行動,傳達政府對外商的政令,辦理政府與外商的一切交涉事宜。《南京條約》簽訂前,原來英國人在廣東貿易,需要清政府的審核,抽成歸行商,行商將份額上交政府。《南京條約》簽訂后,改為英國人直接和行商及其他中國商人交易,無需政府審核。

  而美國貿易談判《條件清單》要求中國改革的內容則非常廣泛,包括停止向企業提供補貼和其他類型的政府支持,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消除有關技術轉讓的特定政策和做法,降低關稅,消除非貿易壁壘,取消投資限制等許多方面。

  五是都嚴重侵犯了中國主權,但具體做法不同。

  英國在《南京條約》中,逼迫中國把香港島割讓給英國,侵犯了中國的領土主權;逼迫中國開放廣州、廈門、福州、寧波、上海為通商口岸,英國商人可以自由地與中國商人交易,不受“公行”的限制,侵犯了中國的貿易主權;英國在中國的進出口貨物納稅,要由中國與英國共同議定,侵犯了中國的關稅主權。

  而美國貿易談判《條件清單》強制要求中國增加從美國的進口,進一步向美國開放市場,特別是以金融為主的服務貿易市場和農產品市場,侵犯了中國的貿易主權。違反WTO有關保護發展中國家產業發展的精神,無理要求中國降低關稅,侵犯了中國的關稅主權。要求中國停止向企業特別是涉及中國制造2025年工業計劃的企業提供補貼和其他類型的政府支持,消除有關技術轉讓的特定政策和做法,取消投資限制,以及中國哪些限制要取消要由美國說了算等,侵犯了中國的經濟管理主權。要求中國不能向WTO提起磋商要求,要撤回向WTO提交的關于美國和歐盟將中國列為非市場經濟國家的申訴;對于美國限制中國對敏感技術或關乎美國國家安全的部門的投資,中國政府不能反對和進行報復;中國和美國要每季度召開一次會議,審議中國在美國要求中國“改革”方面所取得的進展;中國如果未能遵守對美國的承諾,美國就會對來自中國的進口征稅,而中國不能采取任何報復行動,等等,這些都侵犯了中國的政治主權。至于美國要求可以對它所懷疑有網絡竊密行為的中國的所有單位包括軍方的絕密單位進行核查,則更是侵犯了中國的政治主權和安全主權。

  由此可見,美國貿易談判《條件清單》雖然沒有象《南京條約》那樣割占中國的領土,但對中國主權侵犯的廣度和深度卻遠遠超過了《南京條約》!

  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美國貿易談判《條件清單》究竟是個什么東西,通過和《南京條約》進行比較,我想,只要是一個愛國的中國人,只要不是傻子和別有用心的人,都會正確地作出自己的判斷的。

  附件一《南京條約》(今譯稿)

  茲有大清皇帝和大英君主,打算解決兩國之間近來發生的爭端,并防止再次發生爭端,為此議定設立永久和約。本條約是由大清大皇帝特派欽差便宜行事大臣太子少保鎮守廣東廣州將軍宗室耆英,頭品頂戴花翎前閣督部堂乍浦副都統紅帶子伊里布;大英伊耳蘭等國君主特派全權公使大臣英國所屬印度等處三等將軍世襲男爵樸鼎查;都奉己方君上的旨意和所授全權之代表,相互驗明了身份和授權,都是各自君上真正的全權代表,于是就議論和起草了以下各條:

  第一條 本條約簽訂以后,大清大皇帝與大英國君主永遠和平相處,中英兩國人民彼此友好親近,住在對方國家的人也必受該國保證其身家安全。

  第二條 自本條約簽訂后,大清大皇帝對英國人民開放中國沿海廣州、福州、廈門、寧波、上海等五處口岸,進行自由貿易通商不設任何障礙;并且同意大英國君主派設領事、管事等官住在上述五個城市,專門處理商人經商之事,與中國在這五個城市的地方官員交涉有關事項;令英國人按照下條開敘之列,交清各種稅費。

  第三條 因英國商船遠涉重洋來到中國,往往會有損壞必須修補,中國自然應該把沿海的一個地方給予英國修船及存儲所用物料。今大皇帝準許將香港一島永遠讓給大英國君主暨以后世襲主位者據守主掌,任便英國立法治理。

  第四條 因大清欽差(林則徐)在1839年3月間將英國領事及商人扣押在廣州,以殺頭相威脅,逼迫英國商人交出鴉片,并將其在虎門銷毀,因此,今大皇帝準許以洋銀600萬圓按原價給予補償。

  第五條 英國商民在廣州進行貿易,原來需要經過清政府審核,抽成歸行商,行商將份額上交政府,現在大清大皇帝準許英國人直接與行商及其他中國商人進行交易,無需政府審核;并且將過去英商通過行商向清政府交納至今還沒有歸還英商的經費共計洋銀300萬圓,作為商業欠款,準許由中國官方代為償還。

  第六條 由于大清欽命大臣等對于英國官民采取的不公正的強制行為,導致英國不得不發兵向中國討求公理和伸張正義,今大皇帝準予補償英國水陸軍費共計洋銀1200萬圓;但自1841年8月1日以后中國一些城鎮商界為免受英軍占領而向英國交的贖城費,英國全權公使大臣經大英君主批準后,可按數從中扣除。

  第七條 以上三條所定錢款共2100萬圓,分期交清時間如下:

  現在交600萬圓;

  1843年7月交300萬圓,1844年1月交300萬圓,共計600萬圓;

  1844年7月交250萬圓,1845年1月交250萬圓,共計500萬圓;

  1845年7月交200萬圓,1846年1月交200萬圓,共計400萬圓;

  自1842年1845年,4年共交2100萬圓。如有按期未能交足之數,則每年每100圓加息5圓。

  第八條 凡是英國人,無論是英國本國還是英屬殖民地軍民,目前在中國所管轄各地方被抓捕和關押者,大清大皇帝準予立即釋放。

  第九條 凡是中國人,之前在英國人所據有的地方居住的,或與英國人有來往的,或跟隨及為英國官員服務的,均由大清皇帝降旨,公開平反,全部免罪;并且凡是中國人,因為與英國有關的事情而被中國官方抓捕關押的,也全都釋放。

  第十條 前面第二條所說的開放讓英國商民居住通商的廣州等五處,應交納的進口、出口貨稅和中國官方收取的其它稅費,均應秉公議定制定法規,由清政府有關部門公開發布廣而告之,以便英商按照規定交納;現在又議定,英國貨物自在某港按照規定納稅后,即準由中國商人遍運全國,沿途所經過的中國各地的稅關都不得加重稅收,只能按貨物原價加稅不超過10% 。

  第十一條 議定英國派駐中國的大使,與大清大臣無論是京內還是京外的大臣,有文書來往,均使用照會字樣;英國屬員,用申陳字樣;大臣批復用札行字樣;兩國屬員往來,必當平行照會。若兩國商人向官府行文,仍用稟明(即下人向上官稟告說明)字樣。

  第十二條 待大清大皇帝允許批準本條約各條施行,并且清政府將本條約規定現在要交的600萬圓交清,大英水陸軍隊當即退出南京、鎮江等處江面,并不再攔阻中國各省商人貿易。寧波鎮海的招寶山,也將退讓。唯有浙江定海縣的舟山島、福建廈門的古浪嶼島,仍由英兵軍暫時駐守;等到清政府將本條約所規定的錢款全部交清,而且前面第二條所說的廣州等五處口岸全部開放讓英國商民居住通商后,英國才將駐守這兩處的軍隊撤出。

  第十三條 以上各條均關系到議和要約,應等到雙方的大臣等分別奏明大清大皇帝、大英君主各用朱、親筆批準后,即盡快交換,讓兩國各執一冊,以昭信守;由于兩國相離遙遠,不能很快辦好呈批手續,因此另抄寫兩冊,先由大清欽差便宜行事大臣等與大英欽奉全權公使大臣分別代表各自君上確定本條約,蓋用關防印信,各執一冊為據,這樣馬上就可以按照和約逐一記載的各條,施行和妥善辦理而無障礙。這是執行本條約最好的辦法。

  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即公元 1842年8月29日,簽訂于南京下關江面的英軍軍艦“康華麗號”上并加蓋關防大印。

  附件二《南京條約》(馬儒翰等人漢譯稿)

  茲因大清皇帝,大英君主,欲以近來之不和之端解釋,止肇釁,為此議定設立永久和約。是以大清大皇帝特派欽差便宜行事大臣太子少保鎮守廣東廣州將軍宗室耆英,頭品頂戴花翎前閣督部堂乍浦副都統紅帶子伊里布;大英伊耳蘭等國君主特派全權公使大臣英國所屬印度等處三等將軍世襲男爵樸鼎查;公同各將所奉之上諭便宜行事及敕賜全權之命互相較閱,俱屬善當,即便議擬各條,陳列于左:

  一、嗣后大清大皇帝、大英國君主永存平和,所屬華英人民彼此友睦,各住他國者必受該國保佑身家全安。

  一、自今以后,大皇帝恩準英國人民帶同所屬家眷,寄居大清沿海之廣州、福州、廈門、寧波、上海等五處港口,貿易通商無礙;且大英國君主派設領事、管事等官住該五處城邑,專理商賈事宜,與各該地方官公文往來;令英人按照下條開敘之列,清楚交納貨稅、鈔餉等費。

  一、因大英商船遠路涉洋,往往有損壞須修補者,自應給予沿海一處,以便修船及存守所用物料。今大皇帝準將香港一島給予大英國君主暨嗣后世襲主位者常遠據守主掌,任便立法治理。

  一、因大清欽差大憲等于道光十九年二月間經將大英國領事官及民人等強留粵省,嚇以死罪,索出鴉片以為贖命,今大皇帝準以洋銀六百萬圓償補原價。

  一、凡大英商民在粵貿易,向例全歸額設行商,亦稱公行者承辦,今大皇帝準以嗣后不必仍照向例,乃凡有英商等赴各該口貿易者,勿論與何商交易,均聽其便;且向例額設行商等內有累欠英商甚多無措清還者,今酌定洋銀三百萬圓,作為商欠之數,準明由中國官為償還。

  一、因大清欽命大臣等向大英官民人等不公強辦,致須撥發軍士討求伸理,今酌定水陸軍費洋銀一千二百萬圓,大皇帝準為償補,惟自道光二十一年六月十五日以后,英國因贖各城收過銀兩之數,大英全權公使大臣為君主準可,按數扣除。

  一、以上三條酌定銀數共二千一百萬圓應如何分期交清開列于左:

  此時交銀六百萬圓;

  癸卯年六月間交銀三百萬圓,十二月間交銀三百萬圓,共銀六百萬圓;

  甲辰年六月間交銀二百五十萬圓,十二月間交銀二百五十萬圓,共銀五百萬圓;

  乙巳年六月間交銀二百萬圓,十二月間交銀二百萬圓,共銀四百萬圓;

  自壬寅年起至乙巳年止,四年共交銀二千一百萬圓。倘有按期未能交足之數,則酌定每年每百圓加息五圓。

  一、凡系大英國人,無論本國、屬國軍民等,今在中國所管轄各地方被禁者,大清大皇帝準即釋放。

  一、凡系中國人,前在英人所據之邑居住者,或與英人有來往者,或有跟隨及候候英國官人者,均由大皇帝俯降御旨,譽錄天下,恩準全然免罪;且凡系中國人,為英國事被拿監禁受難者,亦加恩釋放。

  一、前第二條內言明開關俾英國商民居住通商之廣州等五處,應納進口、出口貨稅、餉費,均宜秉公議定則例,由部頒發曉示,以便英商按例交納;今又議定,英國貨物自在某港按例納稅后,即準由中國商人遍運天下,而路所經過稅關不得加重稅例,只可按估價則例若干,每兩加稅不過分。

  一、議定英國住中國之總管大員,與大清大臣無論京內、京外者,有文書來往,用照會字樣;英國屬員,用申陳字樣;大臣批覆用札行字樣;兩國屬員往來,必當平行照會。若兩國商賈上達官憲,不在議內,仍用稟明字樣為著。

  一、俟奉大清大皇帝允準和約各條施行,并以此時準交之六百萬圓交清,大英水陸軍士當即退出江寧、京口等處江面,并不再行攔阻中國各省商賈貿易。至鎮海之招寶山,亦將退讓。惟有定海縣之舟山海島、廈門廳之古浪嶼小島,仍歸英兵暫為駐守;迨及所議洋銀全數交清,而前議各海口均已開辟俾英人通商后,即將駐守二處軍士退出,不復占據。

  一、以上各條均關議和要約,應候大臣等分別奏明大清大皇帝、大英君主各用朱、親筆批準后,即速行相交,俾兩國分執一冊,以昭信守;惟兩國相離遙遠,不得一旦而到,是以另繕二冊,先由大清欽差便宜行事大臣等、大英欽奉全權公使大臣各為君上定事,蓋用關防印信,各執一冊為據,俾即日按照和約開載之條,施行妥辦無礙矣。要至和約者。

  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即英國記年之一千八百四十二年八月二十九日,由江寧省會行大英君主汗華麗船上鈴關防。

  附件三 美國貿易談判 《條件清單》

  第一部分 減少貿易爭端

  采取措施達到以下目標:自2018年6月1日起 12個月內減少中美貿易順差1000億美元;自2019年6月1日起12個月內再減少1000億美元中美貿易順差,使得到2020年末,中美貿易順差至少減少2000億美元。

  中方承諾的自2018年6月1日起的12個月內自美新增進口1000億美元中,至少75%是購買美國商品;中國承諾,自2019年6月1日起12個月內的另外1000億美元,至少50%是購買美國商品。

  第二部分 保護美國科技和知識產權

  (a)中國將立即停止提供扭曲市場的補貼和其他類型的政府支持,這些補貼可能有助于創造或維持中國制造2025年工業計劃所針對行業的過剩產能。

  (b)截至2019年1月1日,中國將消除有關技術轉業的特定政策和做法。

  (c)中國將采取直接、可核查的措施,確保中國不侵入美國商業網絡竊取美國公司持有的知識產權、商業機密和機密商業信息。

  (d)中國將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和執法力度

  (e)截至2019年1月1日,中國將取消對技術進出口管理條例的規定,以及美國提出的在中國舉行的WTO磋商中確定的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實施條例的規定——Certain MeasuresConcerning the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Rights (DS542);

  (f)2018年7月1日前,中國將撤回WTO磋商請求——Tariff Measures on Certain Goods from China (DS543),且在世貿組織關于解決爭端的規則和程序下,中國不會采取進一步的行動。

  第三部分 對敏感型科技投資的限制

  關于美國限制中國對敏感技術部門或者對關乎美國國家安全的部門的投資,中國政府確認不會反對、挑戰或者以其它形式報復。

  第四部分 美國在中國的投資

  中國不應通過投資限制來扭曲貿易,中國施加的任何投資限制或條件都必須是有限、透明的。美國在華投資者必須獲得公平、有效和非歧視性的市場準入和待遇,包括取消外國投資限制和外國所有權/持股要求。為了推進這些原則,中國將在2018年7月1日之前發布一個改善的全國范圍內的外國投資負面清單。在中國發布這一負面清單的90天(90)天內,美國將確定現有的投資限制,在收到美國確定的限制名單后,中國將迅速取消所有已確定的投資限制。

  第五部分 貿易和非貿易壁壘

  中國承諾:

  (a)2020年7月1日前中國將把非關鍵部門所有產品的關稅降至不高于美國相應水平。

  (b)中國將取消特定的非關稅壁壘。

  第六部分 美國服務和服務供應商

  為了實現對美國服務和服務供應商的公平待遇,中國承諾以特定的方式改善其市場準入。

  第七部分 美國農產品

  為了實現對美國農產品的公平待遇,中國承諾以特定的方式改善對其市場的準入。

  第八部分 實施

  中國和美國將每季度召開一次會議,審議在實現商定的目標和改革方面取得的進展。

  如果美國認為中國未能遵守任何中國的承諾在這個框架,包括赤字目標,美國將有可能對中國產品征收額外關稅或其他進口限制,中國不會反對、挑戰或采取任何形式的行動反對美國根據本段附加的關稅或限制,包括根據DSU采取的行動。

  中國將撤回WTO關于美國和歐盟將中國列為非市場經濟國家的申訴。

  此外,在收到一份被禁止的產品的書面通知后15天內,中國將提供每批貨物的詳細信息。如果中國未能做到這一點,或者信息顯示出轉運正在發生,美國將征收與可疑轉船量相當的關稅。

  中國須理解,如果它未能遵守該框架下的任何承諾,美國都可能會對來自中國的進口征稅。美國海關將會沒收仿制品、盜版商品和征稅,以補償其技術和知識產權損失。中國承諾,不采取任何報復行動對美國征稅、沒收等懲罰實施報復。

  對美國貿易談判《條件清單》的解讀,請參見《中美貿易戰實質上是一場侵略與反侵略的斗爭》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日本无码专区无码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