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三大復興 > 社會主義復興

郝貴生:恩格斯對《共產黨宣言》一書的杰出貢獻

作者:郝貴生 發布時間:2020-11-10 10:10:48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紀念恩格斯誕辰200周年

  【內容摘要】恩格斯作為《共產黨宣言》的作者之一也對《共產黨宣言》的問世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一是從不同途徑發現了唯物史觀的一些基本原理,并同馬克思一起詳細闡發了唯物史觀的基本內容。二是獨立寫作的《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一書大量資料和觀點為《共產黨宣言》所吸收。三是幫助馬克思一起改造《正義者同盟》為《共產主義者同盟》。四是直接受共產主義者同盟委托撰寫《共產主義信條草案》和《共產主義原理》。研究這一過程不僅有助于我們了解和認識馬克思主義創立和《共產黨宣言》形成的真實過程,理解和掌握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學習恩格斯自覺運用唯物主義和辯證法研究社會問題的科學思維方法,而且有助于批判和揭露“馬克思恩格斯對立論”的荒謬觀點。

  《共產黨宣言》是馬克思主義公開問世的第一部奠基性著作。作者就是馬克思和恩格斯。人們一般研究《共產黨宣言》大多從《宣言》的背景、內容、結構、意義等角度研究。也都承認馬克思作為第一作者貢獻無疑是巨大的,但很少單獨研究恩格斯對《共產黨宣言》做出的杰出貢獻。今年在紀念恩格斯誕辰200周年和《共產黨宣言》發表172周年之際,研究和闡發恩格斯對《宣言》所做出的不可磨滅的的貢獻,也是有極其重要的理論和現實意義的。

  一、從不同途徑發現了唯物史觀的一些基本原理,并同馬克思一起詳細闡發了唯物史觀的基本內容

  《共產黨宣言》之所以能夠寫作完成,第一個原因就是唯物史觀理論的形成。首先發現唯物史觀的基本原理馬克思無疑是第一個。他1843年在《萊茵報》期間發現黑格爾的法律觀念與現實之間的矛盾,于是回到書房研究實踐中遇到的問題,由此發現了物質生產方式決定社會的精神、政治等社會結構的觀點。正如他在1859年《<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所說,我的研究得出這樣一個結果:法的關系正像國家的形式一樣,既不能從它們本身來理解,也不能從所謂人類精神的一般發展來理解,相反,它們根源于物質的生活關系。人們在自己生活的社會生產中發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們的意志為轉移的關系,即同他們的物質生產力的一定發展階段相適合的生產關系。這些生產關系的總和構成社會的經濟結構,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層建筑豎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會意識形式與之相適應的現實基礎。物質生活的生產方式制約著整個社會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過程。不是人們的意識決定人們的存在,相反,是人們的社會存在決定人們的意識。社會的物質生產力發展到一定階段,便同它們一直在其中運動的現存生產關系或財產關系(這只是生產關系的法律用語)發生矛盾。于是這些關系便由生產力的發展形式變成生產力的桎梏。那時社會革命的時代就到來了。隨著經濟基礎的變更,全部龐大的上層建筑也或慢或快地發生變革。這一思想無疑是寫作《共產黨宣言》的最根本的理論基礎。

  但恩格斯1844年與馬克思會面之前的1842年到1844年間在英國調查期間也不同程度發現了社會物質利益、物質因素的決定性作用和群眾史觀的觀點。他發現了英國現實中的嚴酷的三大階級之間的斗爭的背后根源是物質利益問題。他發表在1842年一篇文章《英國狀況》中就指出,“在英國,至少在正在爭統治權的政黨中間,在輝格黨和托利黨中間,是從來沒有過原則斗爭的;它們中間只有物質利益的沖突。”(《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1956年,同上,第547頁) 托利黨代表土地貴族的利益,輝格黨代表工廠主和商人的利益,而憲章派則代表工人階級的利益。恩格斯以當時圍繞谷物法的爭論,揭示了物質利益是各階級之間斗爭的主要內容。同時恩格斯運用這種物質利益觀分析認識英國工人階級之所以能夠進行反抗斗爭的內在的物質原因。他在這篇文章的結尾中做出這樣結論,無產階級“革命在英國是不可避兔的,但是正像英國發生的一切事件一樣,這個革命的開始和進行將是為了利益,而不是為了原則,只有利益能夠發展成為原則,這就是說,革命將不是政治革命,而是社會革命。”(同上,第551頁) “社會革命是窮人反對富人的公開的戰爭。”(《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1956年,第 624 頁) 盡管這時恩格斯的思想還或多或少地帶有唯心主義思想傾向,但這里很顯然,恩格斯已經把物質利益問題看成無產階級革命的直接原因和動力。這個思想在他以后的一系列著作中,逐漸成為主導思想。特別是在《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一書中,恩格斯詳細考察了創造社會物質財富的英國工人的悲慘的生活狀況,指出他們革命的必然性就在于要維護自己的物質利益。他說:“這幾百萬窮困不堪的人,他們昨天掙得的今天就吃光,他們用自己的發明和自己的勞動創造了英國的偉大,他們一天天地更加意識到自己的力量,一天天地更加迫切要求取得社會財富中的自己的一份。”(同上,第 297 頁) 而英國資產階級卻不正視工人的貧窮狀況,羞于向全世界暴露英國的這個膿瘡,對有關工人的一切總是一無所知,因此也就產生了“整個工人階級對富有者的極大的憤怒,這種憤怒經過不長的時間就會爆發為革命”(同上,第 298 頁)

  恩格斯自己談到他對唯物史觀的貢獻時1883年曾經說過:“我們兩人早在1845年前的幾年中就已經逐漸接近了這個思想。當時我個人獨自在這方面達到什么程度,我的《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一書就是最好的說明。但是到1845年春我在布魯塞爾再次見到馬克思時,他已經把這個思想考慮成熟,并且用幾乎像我在上面所用的那樣明晰的語句向我說明了。”(《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1995年,第251頁注?)

  所以1844年8月,恩格斯與馬克思巴黎見面時,兩個人的見解驚人的一致。馬克思當時要求恩格斯為他正在撰寫的批判青年黑格爾的著作《神圣家族》寫兩章內容,恩格斯非常高興應允了,并很快寫出了批判鮑威爾等人的英雄史觀闡發群眾史觀等思想的兩章內容。1846年恩格斯再次與馬克思見面時,合寫了《德意志意識形態》一書。這本書的直接目的是批判德國的“真正社會主義”,而且在這種批判中他們詳細展開和闡發了馬克思《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所發現的唯物史觀的基本內容以及對形形色色的社會主義思潮的批判。現在看這本書,《共產黨宣言》中的絕大部分觀點及邏輯聯系都能夠在這本書中找到。從這個意義上說,恩格斯獨立發現唯物史觀及對《德意志意識形態》的貢獻也就是對《共產黨宣言》的貢獻。

  二、《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一書大量資料和觀點為《共產黨宣言》所吸收

  《共產黨宣言》第一章著重闡述資本主義產生、歷史作用、發展過程、無產階級的產生及其反對資產階級的階級斗爭、無產階級歷史使命、資本主義滅亡的歷史必然性觀點。這一章主要是基于對資本主義現狀的研究。讀過恩格斯的《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一書的人不難看出,《宣言》第一章的基本內容的事實依據、對資產階級和資本主義、對工人階級斗爭史的認識等許多材料和觀點都取材于《英國工人階級狀況》。

  如《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一書談到資本主義的形成發展史說:“工業的迅速發展產生了對人手的需要;工資提高了,因此,工人成群結隊地從農業地區涌入城市。人口以令人難以相信的速度增長起來,而且增加的差不多全是工人階級。……大不列顛的巨大的工商業城市就是這樣產生的,這些城市中至少有四分之三的人口屬于工人階級,而小資產階級只是一些小商人和人數很少很少的手工業者。可是新生的工業能夠這樣成長起來,只是因為它用機器代替了手工工具,用工廠代替了作坊,從而把中等階級中的勞動分子變成工人無產者,把從前的大商人變成了廠主;它排擠了小資產階級,并把居民間的一切 差別化為工人和資本家之間的對立。”(《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1956年,第296頁)“而在狹義的工業以外,在手工業方面,甚至于在商業方面,也發生了同樣的情形。大資本家和沒有任何希望上升到更高的階級地位的工人代替了以前的師傅和幫工;手工業變成了工廠生產,嚴格地實行了分工,小的師傅由于沒有可能和大企業競爭,也被擠到無產階級的隊伍中去了。但同時,隨著從前的手工業生產的被消滅,隨著小資產階級的消失, 工人也沒有任何可能成為資產者了。從前,他們總有希望自己弄一個作坊,也許將來還可以雇幾個幫工;可是現在,當師傅本人 也被廠主排擠的時候,當開辦獨立的企業必須有大量資本的時候, 工人階級才第一次真正成為居民中的一個穩定的階級,而在過去,工人的地位往往是走上資產者地位的階梯。現在,誰要是生而為工人,那末他除了一輩子做工人,就再沒有別的前途了。所以,只是在現在無產階級才能組織自己的獨立運動。”(同上,第296—297頁)而《共產黨宣言》這樣寫到:“以前那種封建的或行會的工業經營方式已經不能滿足隨著新市場的出現而增加的需求了。工場手工業代替了這種經營方式。行會師傅被工業的中間等級排擠掉了;各種行業組織之間的分工隨著各個作坊內部的分工的出現而消失了。但是,市場總是在擴大,需求總是在增加。甚至工場手工業也不再能滿足需要了。于是,蒸汽和機器引起了工業生產的革命。現代大工業代替了工場手工業;工業中的百萬富翁,一支一支產業大軍的首領,現代資產者,代替了工業的中間等級。”(《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1995年,第276頁)“資產階級使農村屈服于城市的統治。它創立了巨大的城市,使城市人口比農村人口大大增加起來,因而使很大一部分居民脫離了農村生活的愚昧狀態。正像它使農村從屬于城市一樣,它使未開化和半開化的國家從屬于文明的國家,使農民的民族從屬于資產階級的民族,使東方從屬于西方。”(同上,第277頁)

  再如《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一書高度評價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中大機器的使用促進了生產力的發展。書中說:“從1760年開始的英國工業的巨大高漲,并不僅僅限于 衣料的生產。推動力一旦產生,它就擴展到工業活動的一切部門里去,而許多和前面提到的東西毫無聯系的發明,也由于它們正 好出現在工業普遍高漲的時候而獲得了更大的意義。其次,當工 業中機械能的巨大意義在實踐上得到證明以后,人們便用一切辦 法來全面地利用這種能量,使它有利于個別的發明家和廠主。”(《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1956年,第291頁)“在交通建設方面也出現了同樣緊張的活動。1818—1929年,英格蘭和威爾士修筑了1000英里的公路,法定寬度為60英尺,而且幾乎所有的舊公路都按照麥克亞當制加以改造。在蘇格蘭,公共 事業局從1803年起修筑了約900英里公路,并建造了一千多座橋 梁,因此,蘇格蘭山地的居民立刻就接觸到了文明。”(同上,第293—294頁)“鐵路只是在最近才修筑起來的。第一條大鐵路是從利物浦通 到曼徹斯特的鐵路(1830年通車)。從那時起,一切大城市彼此都 用鐵路聯系起來了。”(同上,第295頁)“蒸氣不僅在陸路交通工具方面引起了革命,而且使水路交通工具具有了新的面貌。”(同上,第295頁)“近六十年來英國工業的歷史,在人類的編年史中無與倫比的歷史,簡短地說來就是如此。……產業革命對英國的意義,就像 政治革命對于法國,哲學革命對于德國一樣。而且1760年的英國和1844年的英國之間的差別,至少像ancienrégime〔舊制度〕下的法國和七月革命的法國之間的差別一樣大。”(同上,第295—296頁)這些思想在《共產黨宣言》中就表述為:“資產階級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階級統治中所創造的生產力,比過去一切世代創造的全部生產力還要多,還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機器的采用,化學在工業和農業中的應用,輪船的行駛,鐵路的通行,電報的使用,整個整個大陸的開墾,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術從地下呼喚出來的大量人口,——過去哪一個世紀料想到在社會勞動里蘊藏有這樣的生產力呢”(《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1995年版,第277頁)

  此外,《共產黨宣言》中資產階級道德觀念的本質、資本主義的經濟危機、無產階級階級斗爭的發展歷史、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等科學結論都能夠在《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一書找到事實依據。從這個意義上說,恩格斯在英國21個月的調查研究及其成果《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一書為《共產黨宣言》提供了極其重要的實踐依據。

  三、幫助馬克思一起改造《正義者同盟》為《共產主義者同盟》

  馬克思恩格斯一開始他們的理論和革命活動,就特別重視政黨的建設。 恩格斯1889年在一封信中就談到他們早期的革命活動時說:“要使無產階級在決定關頭強大到足以取得勝利,無產階級必須組成一個不同于其他所有政黨并與他們對立的特殊政黨,一個自覺的階級政黨。”(《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1995年,第685頁) 因此馬克思恩格斯從很早就開始著手政黨的建立和建設。1843年,恩格斯在英國就結識了德國一個重要的工人組織“正義者同盟”的領導人沙佩爾、鮑威爾和莫爾等人。1845年,恩格斯帶馬克思到英國旅游和考察,又幫馬克思與他們相識。1846年,就以這些人為基礎,在英國倫敦建立了共產主義通訊委員會。恩格斯還幫助馬克思與正義者同盟的另外一位領導人德國社會主義者奧古斯特·海爾曼·艾韋貝克建立聯系,并在巴黎也建立了共產主義通訊委員會小組。由于馬克思恩格斯積極主動的結果,建立了以布魯塞爾為中心的廣泛的共產主義者的通訊聯系,把英、法、德、比利時和波蘭等國的社會主義者和革命者團結在自己的周圍,通過宣傳教育、討論問題和對錯誤傾向的批判,加深了他們對科學共產主義理論的認識。這些人就逐漸成為建黨的重要骨干。但必須承認,共產主義通訊委員會其成員特別是正義者同盟中的許多成員其平均主義、空想的社會主義思潮仍然十分嚴重,突出表現在階級觀點極其模糊的口號“人人皆兄弟”。

  因此,恩格斯和馬克思同樣感到,他們的建黨工作絕對不能拋棄“正義者同盟”,但必須對“正義者同盟”進行改造。這種改造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

  同“正義者同盟”主要領導人魏特林決裂。魏特林是德國空想社會主義的理論家,曾做過裁縫,參加過多次工人運動,后參加正義者同盟并成為主要領導人。早在1842年其發表的文章和著作中,就首先無情揭露和批判了資本主義社會,說這個社會“人們一切偷竊而來的東西都叫做財產,把臟物的交換叫做商業。”又說“只要在那里有一個人死于勞動和貧窮,私有制就是犯了一次盜竊殺人罪。”所以“私有財產是罪惡的根源。”另一方面,他又主張“共有共享的社會制度”,這個社會“必須把一切凡是受到社會供養和維持的人的生活地位做一律平等的安排。一切人都沒有第一和最末的區別”。這是一種不講任何差別的典型的平均主義,帶有法國杰出的空想社會主義巴貝夫的平均共產主義的影響。他雖然對資本主義私有制帶有刻骨仇恨,但他根本不了解資本主義私有制的剝削本質及為社會主義所代替的歷史必然性。在政治路線方面,魏特林不是依靠無產階級,而是依靠小手工業者和流氓無產階級,依靠少數人暴動,實現平均主義的共產主義。同時他還以“偉大人物”在共產主義通訊委員會內自居,雖經馬克思、恩格斯多次批評教育,仍頑固堅持錯誤。在這種情況下,恩格斯堅決站在馬克思一邊,同魏特林實現徹底決裂。同盟其他領導人如沙佩爾、鮑威爾、莫爾、魏德邁等人都表態支持馬克思恩格斯。

  揭露批判“正義者同盟”內部存在的“真正社會主義”的錯誤思潮。這種“真正社會主義”打著法國空想社會主義的旗號,卻用德國的抽象的人道主義理論解讀社會主義。他們害怕階級、反對革命,企圖用超階級的“博愛”和“人道主義”等美麗、漂亮、虛偽的辭藻作為醫治社會百病的萬能良方。這種理論實際是把費爾巴哈的人本主義和不分階級的“愛”那里拾來的唾余來建立社會主義。恩格斯竭力反對這段觀點。正如恩格斯后來談到費爾巴哈的“基督教的本質”一書的錯誤本質時說:“對于愛的過度崇拜也是這樣。這種崇拜,盡管不能認為有道理,在‘純粹思維’的已經變得不能容忍的至高統治下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是我們不應當忘記,從1844年起在德國的‘有教養的’人們中間像瘟疫一樣傳播開來的‘真正的社會主義’,正是同費爾巴哈的這兩個弱點緊密相連的。它以美文學的詞句代替了科學的認識,主張靠‘愛’來實現人類的解放,而不主張用經濟上改革生產的辦法來實現無產階級的解放,一句話,它沉溺在令人厭惡的美文學和泛愛的空談中了。它的典型代表就是卡爾·格律恩先生。”(《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1995年版,第222頁)格律恩作為“真正社會主義”的主要代表人物對巴黎共產主義通訊小組和正義者同盟成員影響極其嚴重。他竭力吹捧反對暴力革命、主張實現自由平等的經濟改良主義的蒲魯東。于是馬克思就派恩格斯到巴黎做正義者同盟成員的工作。1846年8月,恩格斯到巴黎參加巴黎正義者同盟組織的活動,并用他和馬克思共同創立的歷史唯物主義原理向工人講解德國的歷史和現狀,同時在工人集會上公開批判格律恩的思想及其追隨者。10月,恩格斯在致布魯塞爾共產主義通訊委員會的信中就談到他同格律恩分子的爭辯。他說,我緊緊抓住了究竟什么是共產主義的問題。他們主張抽象的“人類的幸福”共產主義。我極力反對這種觀點,“他們盛情地請求我用三言兩語對他們這些無知的人說明共產主義是什么,這當然難不倒我。我給他們下了一個最簡單的定義,這個定義恰好涉及當時爭論的各點,它用主張財產公有排斥了對資產者和施特勞賓人采取和解、溫情和體諒的態度,最后也排斥了蒲魯東的股份公司及其所保留的私人財產以及與此有關的一切。此外,這個定義中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讓他們作為借口來離題發揮和回避所提出的投票表決。就是說,我把共產主義者的宗旨規定如下:(1)實現同資產者利益相反的無產者的利益;(2)用消滅私有制而代之以財產公有的手段來實現這一點;(3)除了進行暴力的民主的革命以外,不承認有實現這些目的的其他手段。”(《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1995年,第529—530頁)恩格斯還說:“這個問題爭論了兩個晚上。到第二個晚上,三個格律恩分子中最好的一個覺察到大多數人的情緒,完全轉到我這方面來了。……一句話,在表決的時候,以十三票對兩票宣布集會是共產主義的,是遵守上述定義的。至于投反對票的那兩個依然忠實的格律恩分子,其中的一個后來也宣稱他有改邪歸正的最大愿望……”(同上,第530頁)

  此外,“真正的社會主義”還有一個重要的代表人物海爾曼·克利蓋也竭力鼓吹這種超階級的“愛”的人道主義思想,他主張人們都“和睦相處……并且在大地上建立起第一座充滿天國的愛的村鎮。”1846年恩格斯和馬克思一起起草了一個《反克利蓋的通告》,明確指出,克利蓋“把共產主義變成愛的囈語”,“如果被工人接受,就會使他們的意志頹廢。”這個通告終于導致克利蓋從舞臺上消失了。

  參加“正義者同盟”改組大會。在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大量工作之后,“正義者同盟”的大多數領導者已日益摒棄各種所謂以“愛”為核心的社會主義流派,開始接受馬克思、恩格斯的建立在階級斗爭理論基礎上的“共產主義”學說。如沙佩爾主編的同盟機關報《共產主義雜志》發表文章說:“我們不要以愛去對付一切事件的共產主義者”,“正當敵人到處準備戰斗的時候,我們不是現在宣傳永久和平的人,我們很知道,我們入不先以武力爭得我們在政治上的勝利,便不能……得到一個較好的世界”。這就表明,馬克思恩格斯思想已經在正義者同盟隊伍中產生了極其巨大的影響。于是“同盟”數次邀請馬克思恩格斯參加他們的會議。1847年6月,在倫敦召開了正義者同盟改組大會。馬克思由于經濟困難沒有出席,派出其戰友沃爾弗代表布魯塞爾支部出席,而恩格斯代表巴黎支部出席會議。根據馬克思恩格斯的提議,這次會議正式決定把“正義者同盟”改名為“共產主義者同盟”,并用“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新口號代替階級觀點極其模糊的“人人皆兄弟”的舊口號。這次會議還通過了同盟的新章程。其中第一條明確規定:“同盟的目的:推翻資產階級政權,建立無產階級統治,消滅舊的以階級對抗為基礎的資產階級社會和建立沒有階級、沒有私有制的新社會。”這次會議實際就是共產主義同盟的第一次代表大會。無疑,恩格斯在幫助馬克思改造“正義者同盟”為“共產主義者同盟”中起到極其巨大的作用。

  四、直接受《共產主義者同盟》委托撰寫《共產主義信條草案》和《共產主義原理》

  《共產黨宣言》是1847年11月由共產主義同盟第二次代表大會委托馬克思恩格斯寫作的一個準備公布的綱領。在這個綱領寫作之前。共產主義者同盟曾經委托恩格斯寫作兩個類似的文件。第一個文件就是恩格斯1847年6月9日之前為在倫敦召開的正義者同盟改組共產主義同盟后的第一次代表大會上討論的綱領性文件即《共產主義信條草案》。這個文件采取問答式回答了22個問題。如“共產主義的目標是什么?”“如何實現這一目標?”“什么是無產階級?“無產者和奴隸有什么區別?”等等。恩格斯明確指出:“消滅私有制,代之以財產公有。”“無產階級是完全靠自己的勞動而不是靠任何一種指標的利潤為生的社會階級。”“實現財產的公有的第一個條件是通過民主的國家制度達到無產階級的政治解放。”等等。這個草案連同盟章程分發同盟各支部進行討論。第二個文件就是1847年10月底到11月,恩格斯又受同盟巴黎區部的委托,在《共產主義信條草案》的基礎上再寫出一個新的綱領草案《共產主義原理》,準備提交同盟第2次代表大會討論通過。這個《原理》草案,仍然采取問答形式。問題從22個增加到25個,問題的提問方式和內容也較比第一次的草案有較大的變化。特別是內容上更為詳細。但對“共產主義”等重大問題的回答沒有發生根本改變。恩格斯11月23—24日寫信給馬克思考慮在寫作形式上是否發生改變。信中扼要介紹了《共產主義原理》的內容,說:“請你把《信條》考慮一下。我想。我們最好是拋棄那種教義問答形式,把這個東西叫做《共產主義宣言》。因為其中必須或多或少要敘述歷史,所以現有的形式是完全不合適的。我將把我在這里草擬的東西(指《共產主義原理》)帶去。這是用簡單的敘述體寫的,但是校訂的非常粗糙,十分倉促,我開頭寫什么是共產主義,隨即轉到無產階級——它產生的歷史,它和以前的勞動者的區別,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的對立的發展、危機、結論。其中也談到各種次要問題,最后談到了共產主義者的黨的政策中應當公開說明的那些內容。”(《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7卷,1972年,第123頁)1847年11月,共產主義同盟第2次代表大會正式委托馬克思、恩格斯共同為同盟起草一個準備公布的綱領。他們就是在《信條》和《共產主義原理》的基礎上寫成了《共產黨宣言》。

  ? ? ? ? ? ?

  幾點結論:

  第一,恩格斯與馬克思殊途同歸,《共產黨宣言》是他們二人杰出的合作成果

  作為一個理論家、科學家的任何創新成果都不是偶然的、一簇而成的成果,它必然有一個從量變到之質變的過程。馬克思、恩格斯雖然都是德國人但畢竟出身不同,成長的社會環境不同。但唯物辯證法認為,異中有同,同中有異。兩個人都成長在德國資本主義發展但還是封建專制的國家,同時又是人類哲學發展最高成就即德國古典哲學的國家,也受到相同的人類優秀文化傳統的熏陶。但二者也有較大區別。馬克思是典型的從中學到大學,受到系統的文化知識的教育,最后又拿到博士學位證書。而恩格斯中學都未畢業,他完全是依靠頑強的自學精神,也最大限度接受到先進文化的影響。他們都從神學發展到黑格爾的唯心主義辯證法又發展到費爾巴哈的唯物主義再發展到歷史唯物主義的過程。兩個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都是自覺把把自己的理想追求同工農大眾的追求統一起來。馬克思是《萊茵報》期間與農民結合,發現了唯物史觀的基本原理,后與法國、德國的工人運動結合。而恩格斯是同英國工人階級的斗爭實踐的結合,不僅使他徹底把立場、立足點轉移到工人階級方面來,而且在實踐中發現了物質利益觀和無產階級的主體作用。所以他們是殊途同歸,這是他們最終能夠合作完成《共產黨宣言》共同的思想基礎。

  第二,必須客觀承認,恩格斯為《共產黨宣言》的完成也做出了獨到的不可否認的杰出貢獻

  《共產黨宣言》能夠最終完成,馬克思無疑起主導作用,但也必須承認恩格斯對《宣言》的杰出貢獻。本文正是從四個方面闡發了恩格斯的杰出貢獻。之所以要講恩格斯的杰出貢獻就是告知我們,恩格斯在馬克思主義創立過程中絕不單純是消極依附于馬克思。他的思想也有相對的獨立的發展過程。他第一次在巴黎與馬克思會見之后,受馬克思影響確實較大。1845年和馬克思共同寫作《德意志意識形態》更是受到馬克思系統制定的唯物史觀的內容體系的深刻影響。恩格斯多次提到這一點。但恩格斯最早的思想發展脈絡是有其特殊和獨立性的,尤其是他1842—1844年對英國資本主義狀況和英國工人階級斗爭狀況所做的調查研究及最后完成的成果《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一書。筆者寫道,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對社會現狀尤其是對被剝削被壓迫階級生活、工作、斗爭進行全方位、立體式的調查研究工作。這段歷史不僅對于恩格斯世界觀的轉變,對于恩格斯歷史觀的形成,對于使社會主義從空想變為科學意義極其巨大,同時對馬克思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包括馬克思多次肯定恩格斯這一期間寫的《國民經濟學批判大綱》。所以這些自然對于《共產黨宣言》的完成作用也是極其巨大的。筆者在多年對馬克思主義形成、發展史的研究中,感到思想理論界程度不同地存在忽視恩格斯的這段歷史對馬克思主義形成特別是對《共產黨宣言》的形成中的重要作用。這是不正確的。恩格斯對馬克思主義的創立不僅表現在對《共產黨宣言》思想體系的闡發上,還表現在自覺運用唯物主義和辯證方法研究社會現實問題的科學思維方法上。這也是當今的馬克思主義學者特別應該學習的地方。

  第三,批判割裂馬克思恩格斯關系制造其對立的荒謬觀點

  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上,一直受到各種錯誤思潮歪曲和反對馬克思主義,不僅歪曲和反對其基本觀點,也表現在割裂和歪曲馬克思恩格斯的關系。他們首先歪曲黑格爾的比較思維方法為單純的“差異分析法”,借口馬克思、恩格斯是兩個人,竭力夸大馬克思恩格斯的區別,胡說什么馬克思注重研究人恩格斯注重研究物、馬克思注重研究主體性恩格斯注重研究客觀性。由此得出結論只有馬克思才是馬克思主義的創始人和《共產黨宣言》的真正作者。恩格斯在馬克思主義創立和《共產黨宣言》寫作中只是解釋作用,而且都解釋錯了。列寧和毛澤東都是沿著恩格斯的思路和方法發展下去的。所以列寧和毛澤東都是錯誤的,列寧領導的十月革命和建立的蘇聯社會主義以及毛澤東領導的中國革命和中國的社會主義也都是錯誤的。這就是近些年流行在國內學術界的所謂“西方馬克思主義”和中國某些馬克思主義學者、教授的對馬克思主義研究的“創新”成果。本文專門闡發恩格斯對《共產黨宣言》的杰出貢獻,正是對這種所謂“創新”觀點的深刻批判,還原馬克思主義產生及其內容的本來面目。

  筆者引用列寧在恩格斯1895年逝世時寫的悼念文章講到的一句膾炙人口的關于馬克思恩格斯友誼的一段話作為本文的結尾。列寧說:“古老傳說中有各種非常動人的友誼故事。歐洲無產階級可以說,它的科學是由這兩位學者和戰士創造的,他們的關系超過了古人關于人類友誼的一切最動人的傳說。恩格斯總是把自己放在馬克思之后,總的說來這是十分公正的。他在寫給一位老朋友的信中說:‘馬克思在世的時候,我拉第二小提琴。’他對在世時的馬克思無限熱愛,對死后的馬克思無限敬仰。這位嚴峻的戰士和嚴正的思想家,具有一顆深情摯愛的心。”(《列寧選集》第1卷,1995年版,第95頁)

  2020年11月9日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微信掃一掃,進入讀者交流群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日本无码专区无码二区